Ti

肖根CP看文刷文专用号

在薛定谔的世界里,肖根是HE

就当真实也不过是种模拟

Rhaw Shooter:

当Shaw从Reese的表情中阅读出Root的死讯时,她看起来并不悲伤,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这完全是因为二轴吗?或许有一部分原因,但另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她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和Root的对话。




Root说,根据薛定谔的理论,宇宙不是由物质组成,而是由形组成。形,没有稳定可言,也就是说真实世界本质上也不过是一场模拟。即便她们不是真实的,也代表一种变数,好像一根小手指在无限中描一根线,一个形。


现在,由物质组成的Root死了,由物质组成的Shaw还活着,但七千余次模拟已经剥离了她的现实感。


能让Shaw回到现实的Root不再存在,她永远无法摆脱自己身处模拟的认知。而在模拟中,Root还活着。很快Shaw就会知道,Root在这场模拟中的形是ASI上帝。或许就在Reese向她微微摇头的同时,耳中的通讯器里已经传来Root的声音。


对于包括Reese和Finch在内的普通人来说,那是选择了Root声音的TM,而对于迷失在模拟中的Shaw而言,那就是Root。


从现在起请叫我强行HE小天使,谢谢。


根:我想这或许能让你感觉好点。


肖:你是认真的吗?这是要安慰我?


根:没错。而且,亲爱的,你有很好的形。


肖:我向上帝发誓,你永远挑最尴尬的时机调情。


根:我知道。

柠:

哭得....................像个智障。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最喜欢的那个Root,中枪后咬着牙说了两遍她很好...然后一个人变得冰凉......大概是一年的等待实在是太久...对Root的喜欢实在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喜欢上Root的那一天起,便知道这个角色最终会走向这条路...无论是她对固有信仰的过度执念,还是她为执念献出的疯狂,都标志着她的特别之处,却也为她的终止符刻下了雏形。


她最终会完成自己的使命。


曾经为Root设想过很多结局,在这五年间她究竟将什么放在了手心。


我想过她在震耳欲聋的枪响中沐浴着子弹嬉皮笑脸地倒下,心跳停止前还不忘冲远处的朋友眨一眨眼睛。
或是将一身的鲜血裹得严严实实的来到她信任的、所爱的人面前——弯下身时吃痛的神情被无声地察觉。她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安静地停止呼吸。


但我从没有想过——心里沉甸甸的东西就这样没了。她死的时候一个人都不在身边,睁着眼睛……就好像这五年除了她的奇异的信仰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个玩笑似的。


然后她撑着眼皮,听着自己的心跳变缓。


她最终没有为完成了使命而露出一些欣慰的神情,仿佛有些怅然。


也许是因为她的梦想膨胀了那么一点儿。在她的卑微又强大的自我意识里,有一些神经被暖洋洋的感觉麻痹,她忍不住做出了一些幻想。


并觉得它们触手可及。


我从没想过Root会像这样冰冷地死去。


TM对她的了解或许甚于她自己,因此就像她告诉Shaw的那样——超越了形态,她会以某种形式长久地存在。
但当伸手也触碰不到的时候——
当你抬起指尖也无法与她十指相扣的时候——


你究竟又归于何处?

Person of Interested (16)

Ice bear:

略更。




是衍生,与正剧完全没有关联。同屏前极度缺药,我自己写着玩的。


后楼梯:(1)(2)(3)(4)(5)(6)(7)(8)(9)(10)(11)(12)(13)(14)(15)(16


 


 


(16)


 


气氛安静得堪称诡异。


虽然Root从来没有享受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但她很确定,某个控制狂家庭的早晨绝对不在“正常”的范畴里。


Harold Finch端坐在工作台前,认真地填写着手中的纸张,神态一丝不苟得就像某位严谨的学者。


John Reese斜倚在某根柱子上,盯着天花板念念有词,偶尔在纸上填上几个字母,又很快将它们擦掉,再次陷入困惑的思考中。


Shaw则坐在了条椅的靠背上,漫不经心地填写着自己手中的那份填字游戏。


Bear也把参赛资格赐给了Root,但Root只看了一眼手中的报纸,就毅然决定了自动退赛,打开电脑玩她自己的。


“搞定。”Shaw率先冲线。


“怎么可能?”John马上表示质疑,“你怎么可能会知道Justin  Bieber第四次夺榜的专辑是哪个?”


Shaw奸笑着将自己手中那份报纸用力砸到了John的怀里。


“噢,那个不难,Mr. Reese ,稍有读报习惯的人都会知道的。”Harold也快要完成他手上的游戏了。


“她看起来像是‘稍有读报习惯’的人吗,Harold ?一定是有什么人作弊了。”John说完,飞快地往Root的方向瞪了一眼。


Root马上举起双手,露出超级无辜的表情。


“愿赌服输,Old  man。”Shaw轻快地从条椅上跳了下来,“一杯特浓玛奇朵……”


“什么?真的吗?”John立即面带鄙夷。


“一杯特浓玛奇朵,一杯黑咖啡,一杯拿铁,别跟我做成低咖啡因的,不然我就将你的头塞进咖啡杯里。” Shaw才不管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呢,“还要给我买一份牛排,还有甜甜圈,快饿死了。”


“Shaw,人们一般不在早餐吃牛排。”John不满地发牢骚,“也不会一个人点三杯不同的咖啡。”


“那是因为一般没有人为他们付账单。”Shaw贱贱地笑,然后朝他抖动手指:“有零钱吗?”


“人们一般也不会在早上吃冰棍。”John掏出一张钞票,啪到她的手上。


“我就是这么好玩的人。”Shaw愉快地抻了抻手中的钞票。


“煎绿茶,甜甜圈,谢谢。”Harold的食谱倒是万年不变,“还有,请不要买Bear的份,Mr.Reese ,他不该吃太多甜份过高的食物。”


虽然Root没有参加比赛,但John还是将不太友好的视线移向了她。


“甜甜圈,2个。”Root决定为Bear弄两个私货,以报答它昨晚没有“卡住”她和Shaw之间非常融洽有爱的灵魂交流,2次。


 “我一个人可拿不了那么多食物。”John抱怨道,“需要你搭把手,Shaw .”


“Okay .”Shaw点点头,穿上了外套。


然后,Harold惊恐地看着这两个人几乎同时掏出了自己腰后的枪进行检查,确认一切正常之后,他们又将绑在脚腕上的枪以同样的方式检查了一遍。


“你们是去买早餐,不是去抢劫银行,我希望是这样。”Harold糟心地看着特工组又噌地将战术匕首从靴子中拔了出来。


“宁可备而不用,Harold .”John耸了耸肩,将匕首插回原处。


“不可用而不备。”Shaw补充完,跟着他离开了房子。


留下目瞪口呆的Harold与Root,在屋内面面相觑。


 


出于安全考虑,John选择了一条迂回曲折的路线,Shaw对此并无异议,毕竟,她已经有十年没和这个娘炮好好散过步了。


在遇见第一个雪糕贩子时,Shaw买了一根豆奶冰棍。算起来,她也足足有十年没吃过这玩意了。


“以前从没觉得这玩意这么难吃,果然牛奶才是王道,豆奶逊爆了。”Shaw皱了皱眉头,首先打破沉默。


“你小时候可喜欢吃了,Tomas以前老抱怨你不爱喝牛奶,所以你才长不高。”John揶揄道。


“要不是你还没掏钱付账单,我现在就突突掉你。”


“Shaw,不要老是凶巴巴的,你看敢和你约会的不是刑事律师就是检察官,不是急诊医生就是凶案组警探,甚至更糟——”


“我不和人‘约会’,偶尔上个床算哪门子约会?”Shaw恼火地打断他的话,“还有,不要再给我挖坑,有人会‘看着’。”


“谁在‘看着’?Root?不,想要窃听我们的话,她的道行还差了些。”John不屑一顾地说。


“你不明白的。”Shaw看了一眼咖啡店外的摄像头,确认没有对准他们后,才稍稍松了口气,“总之,帮个忙,不要再提我的‘过去’,我特么要烦的事已经够多了。”


“等等,Shaw,你是在害怕Root吗?”


“不。”Shaw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分分钟都想杀了她。”


“以给她买咖啡的方式?还买两杯?我记得有人可只喝拿铁噢。”


“她喜欢闻玛奇朵的味道,有时可能抿个一两口,但她喝黑咖啡。”Shaw不耐烦地别过头,“愿赌服输,Loser,别逼逼。”


“这个倒是和她母亲一样,她母亲也只喝黑咖啡。”John笑了笑,照单点了他们想要的食物和饮品。


“和我说说她。”Shaw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我想要了解她。”


而John知道,两个“她”指代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一个很出色的特工。在我们所有人当中,她是唯一一个指挥官从海军陆战队里强行‘抢’过来的人。”John压低声音,从第一个“她”开始谈起,“至于有多出色,我可以举个例子——在这十年里,我其实一直都没有离你太远,有时甚至就在你的附近,但无意冒犯,Shaw,你只在你婚礼上的那一次才几乎发现了我的存在。”


Shaw马上不满地啧了一声。


“但是,Root在她12岁的时候,就可以察觉到我在跟踪她,并且很快就甩掉了我,消失在某片茂密的森林之中,在此之后,我再也找不到她的行踪,因为她母亲实在将她教得太好了。”John苦笑了一下,“所以,你大概能想象出她们母女俩在反追踪和野外生存方面有多厉害了。”


“那个女人就是个丛林动物,天生跟床有仇似的。”Shaw半假半真地抱怨道。


昨晚,几乎是在Shaw入睡的瞬间,Root就迫不及待地闪回了自己的小帐篷,然后悄无声息地蛰伏了起来。虽然Shaw也不是那种会在事后叽叽歪歪温存半天的人,但诡异到这种程度的同床对象,她也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人会天生跟床有仇的,Shaw .”John对此不敢苟同,“你连前线战争都参加过了,你会跟床有仇吗?”


“她不睡觉。”


“她不敢睡觉。”John纠正道,“想想看,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独自躲在森林里,四周都潜伏着看不见的威胁,她怎么敢睡过去?”


“可她说她每年起码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生活在深林里,有时候是某个度假者的小木屋,大部分时候是露营,直到3年前她因为‘特洛伊木马’事件被FBI捉拿归案。”


“也许相比起人类,她觉得还是那些凶残的食肉动物更加安全。”John耸了耸肩,“顺便说句,你相信她真的是不小心被抓住的吗?”


“不,她绝壁就是故意被抓住的。”Shaw对此简直毫无疑问,“她破坏了超过一千万台个人电脑来展示实力,但却几乎没有染指任何重要的政府网络。如此一来,她既搞出了足以引起政府注意的动静,又不至于将自己玩进联邦监狱,还摇身一变成为了FBI的网络技术顾问兼BAU探员,从而获得了解所有连环杀手的特权,然后借用那些连环杀手的行凶手法,来完成她自己的杀人任务。”


“问我的话?这种手段简直不能更Kara  Stanton了。”


“但你们依然相信Kara  Stanton?即使她也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有时我确实不认同她做事的手法,但我从不怀疑她对于团队的忠诚。”John强调道,“在她失踪之后,军队中流传着很多传言,各种说法都有,但我们一概不相信。”


“可她最后还是对昔日队友动手了。”Shaw皱起眉头,显然,这件事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如果有人以你的性命来威胁Root,我猜她也会动手杀掉任何人的。”John意味深长地说,“这个很有趣,鉴于实际上你们才认识了不到2周。”


“逊爆了。”Shaw并没有就他的这种说法发表评论,“还有,我以为你讨厌她。”


“我不讨厌她,也不讨厌Kara  Stanton ,她们只是行事方法和我们不一样而已。”


“如果我这次真的死掉了呢?”


“那你自己就要先负上一半的责任,因为你选择了错误的策略——她说得对,你有时玩得太过火了。”John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把一部分食物交给了她来拿,“但在爱玩火这一点上,你倒是很像你的父亲。”


“我不太了解他,档案里关于他的描述可不怎么好听。”


“看来你已经看过他的档案了。”John对此并没有感到过于意外。


“说来还得感谢Root的一点小‘提示’,当然,还有Harold的Nerd技能,让我知道了自己还有这么艹蛋的身世。”


“档案里还说我杀死了Kara  Stanton呢,Root因此恨了我整整20年。但Shaw,有时候官方只需要‘交代’,不需要‘真相’。”John对所谓的官方文档相当的嗤之以鼻,“真相就是你父亲是个英雄,他救了我们所有人,我是说,所有人。”


“但你既不会告诉我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也不会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当然能告诉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爱你们,想给你们稳定的生活。当他知道自己要当爸爸的时候,他简直就高兴疯了,事实上,我们都高兴疯了,那天晚上是自Kara失踪以来我们最高兴的一个晚上,我们在开罗的一家小酒馆喝得烂醉,还和当地的治安军干了一架,要不是后来Joey在他们屁股后面放了个雷,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打成筛子去见上帝。”


“此前从没听你提起过Joey  Durben .”


“他有他的任务。”


“你们那些事情简直就是一堆狗屎。”


“我有时也这么想,整个故事就像一幅拼图,但不幸的是,最关键的那几块,已经没有了。”


“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全貌。”Shaw看着他的眼睛,“你不知道当时的最高指挥官究竟是谁。”


 “Joey和我是整个团队里最年轻的那两个,以我们当时的级别,能见到Control就已经顶天了。”John自嘲地笑了笑,“再说了,如果我们知道那家伙是谁,你以为我们真的会放过他?”


 “也许我应该再去和Control玩一玩,她是唯一知道幕后boss的人。”Shaw闷闷地说。


“时间过了太久,我们都变了,Control也一样,现在她也有弱点被人拿捏在手了,她宁可自己死掉,都不会将答案告诉你。”John马上指出了这个方法并不可行,“不过好消息是,她肯定不会再主动招惹你了,经过了这次,她一定也怕了你身边那位小Kara .”


“逊爆了。”


“不得不说,你又开始过火了,Shaw .”


“过火?”


“幕后boss并没有对你怎么样,他追杀的是Root,你正在一件与你完全不相关的事情上穷根究底。”John试图提醒她,“仔细想一想,Root当初是因为跟得太近才被盯上的,但现在看来,她对Samaritan报告的兴趣其实也没有那么大,她宁愿选你都不选那玩意。”


“所以你认为她放手的话,对方也会放手,”Shaw冷笑了一下,“以前那个教过我‘任何时候都不要对敌人心存侥幸’的John  Reese到哪里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活得比他长命而已,Shaw .”


“一味防守只有死路一条。那个人仅仅因为Root抓住了一点皮毛就动了杀机,这意味着这个人现在的权势还很大,而且他手下有专人在监控着网络环境,这种牵一发就动全身的大boss的话?就算他死了,他的继任者也不会允许有人翻他旧账的。John,你不能因为想保护我,就任由她成为一大堆潜在敌人的活靶子。”Shaw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没完没了,“还有,‘与我完全不相关的事情’?我最喜欢在这种事情上插一腿了。”


“那就各做各的任务,Shaw .”John太了解这个固执的小暴脾气了,“别跟我捅出大篓子来就行。”


“别让我跟你擦屁股就行,John .”Shaw反唇相讥,然后将他带进某家餐馆,毫不犹豫地点了自己最喜欢的菲力牛排,四成熟,加大份。


“我挺为Root担心的,毕竟她所有钱都花在了全世界最贵的那份小肋排上了。”John牙痛似的掏出钱包。


“不得不说,Harold有时候挺损的。”Shaw摇了摇头,“这件事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所以下次行动的时候,不妨多想一下。”


“她只剩下了一枚丑爆了的戒指,说是什么王朝的古董,还能值个一百多万刀。”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还是能供得起你吃牛排的。”John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不过说真的,Shaw,上次你要跟一个认识了才半年的女孩结婚,我已经很不乐观了,现在你又告诉我,你打算要跟一个只认识了2个礼拜的破产连环杀手结婚……”


“谁特么说到结婚了?”Shaw气急败坏地咆哮起来,“我特么什么时候说我要结婚了?”


“噢,所以她只是拿出了一枚戒指然后说‘Shaw,快来看看我这戒指可爱不可爱’,然后你们就像两个好闺蜜似的窃窃私语笑个不停,而没有滚得地动山摇天怒人怨连天花板都快要掀翻掉一样。”John一副“你特么逗我呢”的表情看着她。


“滚开,死娘炮。”Shaw烦躁地将后脑重重磕到墙上。


John Reese不说话,只是“慈祥”地看着她笑。


 “Fine,她可能是稍微提过这个问题,但语气就像在说‘我们应该看这部电影’一样随便,”Shaw自暴自弃地摇了摇头,“我是说,这特么代表了她不是认真的,不是吗?”


“我的建议?如果一个人将玩笑话重复三次以上,那她就是在讲真的。”


“Fuck.”Shaw头痛地捏了捏鼻梁。


“小心点噢,Shaw,显然她不是那种会雇离婚律师的类型。”


“闭嘴!”Shaw将手放在了枪柄上。


John明智地闭上嘴,继续一脸慈祥。


过了不久,Waiter来到Shaw的跟前,将外卖盒子交给了她。


Shaw接过盒子,然而并没有马上转过身去。


“嘿,John,如果——”


“如果?”


“我是说‘假设’——”Shaw略困窘地抿了抿唇,“——‘假设’某天我要结婚的话,我希望你一直都在,你和Harold都是,从开始到结束。”


“当然,Shaw,正如我所说,我可把猎枪和礼服都准备好了。” 


然后,背后传来了店门被吱呀拉开的声音。


Shaw回过头去,那盘咖啡已经被John放在了桌面上,而那只狡猾的老狐狸,再一次脚底抹油,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了。”Shaw摇了摇头,拿起咖啡盘离开了餐馆。


 


Shaw和John离开房子后,Harold与Root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只好埋首在电脑中,各自为战。


Root的情绪有些焦虑,显然Bear已经注意到了,它甚至将头凑到了她的屏幕前,好奇地看着她又一次刷新了全部数据,尽管她在5分钟前才刚刚这么做过。


“我猜,高频音?”Harold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刚才Bear一直非常专注地看着你,所以我猜你利用电脑播放了高频声音来提示Ms.Shaw .”


Root勉强地笑了笑,没说话。


“Ms.Shaw刚到Mr.Reese家里时很不适应,拒绝和他进行交流,后来Mr.Reese提出要和她比赛,填字游戏,射击游戏,推理游戏,野外生存游戏,诸如此类,她就是在和Mr.Reese的各种‘比赛’中长大的。”


“那很有爱。”


“所以我猜她大概不需要你的提示。”Harold温和地建议,“她和Mr.Reese之间自有默契。”


“我同意。她是自己完成游戏的,我不认为她有去听我的提示。”


“你看起来有些不安,Ms.Groves .”


“可以借一步说话吗,Harold?”Root往法拉第笼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Harold听罢轻声吩咐Bear留在原地,然后跟上Root的步伐,和她一起走进笼子中。


“我猜你已经留意到网络上的最新消息了,Ms.Groves .”Harold开门见山地说,“关于Ms.Shaw的那个。”


“1500万美元的那个?那可很难忽略得掉。”


“我发现你又马上改动了我的程序,你把所有能指向Ms.Shaw的线索全部掐断了,还预设了一个报警程序,一旦有人再用她的DNA图谱来进行搜索,你就可以立即反向追踪对方的位置。”


“形势在演变,Harold,我们可不能一味地防守了。”时间紧迫,Root也不想再和Harold兜圈子,“John不可能躲得过所有人,这笔钱足够他被卖100次了。”


“我相信Mr.Reese自有打算。”


“是的,他的打算就是带着不存在的‘Sameen  Shaw’继续浪迹天涯,就像背着一大块鲜肉在充满狮子和鬣狗的地方到处晃悠。”Root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我不想表现得冷酷无情,但Harold,这样的行为是在送死,现在不是表达英雄情结的好时候。”


“正如我所说,我相信Mr.Reese自有打算。”Harold再次重申。


“Shaw已经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她的父亲,她的战友,她的导师,还有那位Ms.Reed ,甚至John,每一次,她都没有得到任何预告就失去了他们。”


“我想她会明白的。”


“她有点害怕这个,Harold,害怕身边的人会突然消失不见。”Root依然深深地看着他,“她只是不说。”


Harold略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我理解你非常关心Ms.Shaw ,但不必因此去过度解读她,Ms.Groves .”


“她不喜欢提结婚的事,也很抗拒了解对方的现状,但不是因为内疚。”Root继续说,“这个很有趣,她才是搞砸了所有事情的那个人,而她竟然还生对方的气,因为对方一声不吭就跑掉了。”


“这个并不‘有趣’,Ms.Groves .”Harold眉头轻蹙,显然,Root的措辞让他感到非常不满。


“说真的,在结婚的问题上她有问过你的意见吗?或者只是打电话通知你来参加婚礼?”


“那完完全全是她个人的决定。”


“那么Harold ,你对那位Ms.Reed的印象如何?”


“一位非常正直、无私的女士,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有正义感的女性,放弃了律师的职业去当法律调解人,这几年帮助了很多人。”


“听起来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士呢,能得到你如此高的评价可不容易。”Root语气微酸。


 “我希望你不要过度关注Ms.Shaw的过去,毕竟那已经是‘过去’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还没有发现吗,Harold?”


“发现什么?”


“正直,无私,善良,乐于助人,富有骑士精神——不得不说,这位Ms.Reed ,简直就是一个女版的‘Harold  Finch’,”Root饶有意味地说,“所以,Shaw当时是找到了另一个‘你’,一个和你一样,可以随时提醒她不要犯错的人,而这个人恰好也愿意和她共度余生。”


“这种说法恐怕对Ms.Reed不尽公平,Ms.Groves .”


“我无意否认她们之间曾经有过的……‘小火花’, 毕竟如果Shaw仅仅是要求有人提醒她的话,我想Cole也能做到这一点。”Root耸了耸肩,“以及重点是,这件事说明了她尤其在乎你,Harold,虽然你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你是唯一一个始终陪伴在她身旁的人,这对她来说意义非凡。”


“这也是我的荣幸,我很感激Mr.Koroa和Mr.Reese对我的信任。”


“那就永远不要辜负这一份信任,Harold .”Root诚恳地说,“我知道事态越来越严重,但如果我们联手的话,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


“这取决于你,Ms.Groves .”


“人生很有趣,Harold,我曾经在5座联邦女子监狱做好了‘准备’,不管我被投进了哪一座,我都可以保证自己会在24小时之内脱身。”


“全美的女子监狱可不止5座,Ms.Groves.”


“当然是指监禁等级最高的那5座了,Harold .”Root笑了笑,“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事态超过了自己的控制,所以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有些害怕了。”


“当时?”


“三年前,我用‘特洛伊木马’攻击了FBI主机群和其他政府网络……”


“不,看起来你只是攻击了FBI。”Harold提醒道。


“实际上,我当时的确无差别地攻击了所有政府机构,但是有人‘挡住’了我绝大部分的攻击。”Root纠正了他的说法,“他很漂亮地赢了我,甚至可以说是救了我,因为我对公共系统造成的破坏不算太大,FBI后来主动招揽了我,而不是将我塞进某座联邦监狱中。”


“这个人不是我,Ms.Groves .”


“我知道,他的代码可比你的富有侵略性得多。我曾经以为这个人隐藏在FBI中,当Shaw告诉我有人黑进我的电脑就像逛公园一样方便时,事实上,我第一个能想到的人就是他。”


“能让你也感到害怕的人,想必是个相当难缠的黑客。”


“Harold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和我们旗鼓相当的人物,而我们永远不知道这些人是敌是友。”


“至少我们对某件事的看法是一致的,Ms.Groves ,你说得对,Mr.Reese时刻都处于危险之中,所以他亟需某个熟悉电脑的人来替他打掩护,而在Mr.Reese和Ms.Shaw之间,我猜你会更愿意当Ms.Shaw的后援。”


 “如果你真的离开她,我敢保证,下一秒她就会挂着‘我是Sameen  Shaw’的大纸牌站在时代广场,然后坐等某个神秘组织将她一炮轰飞到异次元去。”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这取决于你,Ms.Groves .” Harold再次说,“取决于你怎么说好这个故事。”


“知道Shaw是怎么叫我的吗?‘菜鸟’。Harold ,如果我是‘菜鸟’的话,那么你就是个渣,真要和‘专业选手’玩外勤游戏的话,你连半个街口都突破不了。”Root好笑地看着这个固执的老绅士,“所以,虽然个人来说,我很感激你将这个重大的责任交给了我,但对不起,Harold,我不会帮你搞死对她最重要的那个人,想都别想。”


Root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接二连三的爆鸣声,夹杂着电火花肆意飞溅的声音,很快,一阵刺鼻的烧焦味道就在屋内弥漫开来,片刻之后,语种繁杂的各式粗鄙语言迅速淹没了整座大楼。


“What the ……”Harold一脸惊恐地想要往外面走去,然而Root已经抢先一步走出笼子,然后猛地将门闩拉了过去。


“对不起,Harold ,在Shaw和你之间,我只能选择关你禁闭了。”Root耸了耸肩,“我知道你设计了一个触发程序,可以时不时地将虚假的DNA信息掺杂到官方数据库里,这样一来,你就可以让‘Sameen  Shaw’的DNA随意出现在任何一个州的现场证据中,营造出她正在当地的假象。”


“你到底干了什么,Ms.Groves?”


“我黑进了这个街区的变电站,然后利用电涌过载了整个街区的电缆,烧毁了所有正在通电运转的电器——所以别担心,Harold,我很肯定你不会是损失最惨重的那一个。”


“你毁掉了我的计算机?” Harold激愤地看着她。


“还有那个会害死你的程序,是的。”Root毫无愧色,“因为如果有人像我一样坏心眼的话,他就能很轻易地循着你的触发程序找到你,然后将你杀掉。”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会同时给你一个契机,让你可以利用留在我系统中的‘后门’,反向追踪对方的身份,从而搞清楚Sameen到底卷入了什么事情。”Harold终于将原本的计划和盘托出,“如果说有谁能完成这件事的话,那就只有你了,Root .”


“所以你确实早就知道我在你的系统里开了‘后门’,”Root冷笑了一声,“一位绅士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你在逼着我当一个坏人,一个会被Sameen恨一辈子的坏人。”


“这场战争也许会很漫长,Root ,但我们必须要赢,不惜任何代价。”Harold说,“而Sameen无需知道这一切。”


“以前的我可能会很认同你这句话,Harold ,有得必有失,多好的理由,不是吗?”Root说着掏出了口袋中的挂锁,挂在了门闩上,“但有人改变了我,她教会了我,即使手中的枪没有子弹,都永远不要将枪口对准自己人。”


“Ms.Groves ……”


“我会将所有事告诉她,她的意志值得被尊重,而不管她决定要去做什么,我都会陪着她,这就是我的答案,Harold .”


说完,Root用力扣上了手中的锁,将Harold禁闭在笼子中。


 



Person of Interested (15)

Ice bear:

略更。




是衍生,与正剧完全没有关联。同屏前极度缺药,我自己写着玩的。


后楼梯:(1)(2)(3)(4)(5)(6)(7)(8)(9)(10)(11)(12)(13)(14)(15


 




(15)


 


“没想到你还是喜欢听音乐的类型呢,Sameen,你喜欢那一种风格?”Root倚在门框上,好笑地看着那个戴着耳机坐在地上玩枪的人。


“我已经想念Control了,至少她的西装小狗不会烦人地乱跑乱吠。”Shaw叹了口气,拉下了耳机,“我不需要你保护,Root .”


“当然,你现在就坐在一个小型军火库之中呢。”


“那你身上那玩意是什么?”


“你的Papa John把我的房间占领了啊。”


“那就回你的小笼子去。”


“小笼子里连张床都没有,又不能上网。再说了,Harold也没有限制我的行动自由。”Root非常理直气壮地将背上的行囊扔到了她的身边,“而且,显然这里的‘风景’是整座房子里最好的。”


“这算什么?临时监视点?安全屋?狗屋?”Shaw看着她解开帐篷和睡袋,又掏出各种生活用品,俨然就是要长驻的节奏。


“即使最亲密的爱人之间都应该有自己的私密空间,Shaw .”Root手脚麻利地支好小帐篷,然后窝在里面各种微调,务求将视野调整到最佳的“观赏角度”。


“你的监视技能逊爆了。”Shaw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Root炙热的视线,就算帐篷上再多披三四层伪装,都根本掩饰不住某人赤裸裸的欲望。


“噢,我喜欢你邀请我‘出来’的方式,Sameen .”Root探出脑袋,故意在“come  out”上做了个双关,然后在里面又悉悉索索了一阵之后,她抱着电脑爬了出来,盘腿坐到了Shaw的正对面。


Shaw翻了个白眼不再理她,继续投入地玩着自己的机械玩具。


Root有的是办法引起她的注意。于是她戴上眼镜,开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你又想干什么坏事?”果然,Shaw马上就留意到她的小动作了。而根据她的经验,一旦Root戴上眼镜,通常就意味着她正准备利用电脑进行一个过程非常复杂、目的非常邪恶的计划。


Root挑动了一下眉梢,不答话。


“别再去惹Control ,有人还嫌自己的仇家不够多似的。”Shaw嘟囔了一句。


“Control当然会在‘VIP名单’上了。还有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通通别想一死了之。”Root模棱两可地说。


“那可别忘了把你自己的名字列上去。”


“你甚至可以把它刻到你的墓碑上去哦,我现在就把‘超级管理员’的权限全部授权给你。”


“得了,我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这种白痴?”Shaw啧了一声,“有人连打开保险箱取份文件这种小任务都能搞砸掉。”


就在他们回程的路上,Control已经察觉到了钥匙被掉包,然后马上指示手下强行爆破了一州银行的保险库,重新拿走了Samaritan报告的原件。


“时间有点紧,而对我来说,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只有一件,”Root故意模糊发音做了个双关,“人家必须要当你后援(把你带回来)嘛。”


“Fine ,某些人就继续享受走在街上都随时会被爆头的生活好了。”


“那我只能祈祷某个守护天使一直与我常在了。”Root继续含情脉脉地看着她,Shaw稍显不悦地收缩了一下眼周的肌肉,这意味着她差不多就要掐掉调情频道了。


“别扯开话题,到底想干什么坏事?”果然,Shaw再次将话题收了回来。


“今天的话,打算先为我们亲爱的助理副局长Alonzo  Quinn设计一个豪华套餐。”


“处理他是我的事。”


“也是我的事。这位也是伤害过你的‘VIP’之一。”Root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下一行行代码。


“所以我现在是被傻比保姆关了禁闭的3岁小屁孩吗?”


“才不是呢,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杀人,Harold也不喜欢你杀人,所以说到用Nerd技能执行‘非暴力复仇任务’的话,我可能会比你稍稍擅长一些,Sweetie .”


听了她的话,Shaw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恶魔了,Sameen ,我在努力地为你改变。”Root特地在“为你”上加重了语气。


“计划。”Shaw不耐烦地说,“要不开口,要不闭眼。”


“Shaw ,你应该学着怎么做一个CEO ,生意可不能用枪来谈——至少不能总是用枪来谈。”


“Okay,那你想怎么‘谈’?”Shaw看着她,用力地拉动了一下手中的枪栓。


“‘正面回答’游戏可能会是个很好的教材。”Root真诚地建议,“基础入门第一课。”


“当然。”Shaw略微考虑了一下,接受了她的提议,“反正现在有人的嘴巴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Wow,Sameen ,你总是把发球权赢得那么漂亮。”Shaw竟然主动打了个擦边球,Root几乎又要笑裂了,“但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公平性,需要我向你表示一点‘诚意’吗?”


说着,她放下电脑就想爬到Shaw的身上去。


“没必要,我有更好的想法。”Shaw举起手中的左轮,将她推回自己的位置,然后无视那声矫揉造作的呻吟,将一颗子弹塞到枪里,拨动转轮数圈,随后咔哒一声扣上弹仓,将枪推到了两人中间。


“唔,M29,经典。”Root赞赏地说,“游戏规则是什么?”


“正面回答。”Shaw强调。


“当然,这可是我们维持这段健康关系的基础。”


Root的脸上依然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却乐开了花,Shaw又耍了个小滑头,“正面回答”并不等同于“如实回答”,简单来说,“正面回答”是将判断真伪的责任交给了对方,而像Shaw那种身经百战的资深探员,在必要的情况下,他们甚至有办法可以骗过测谎仪。


不过Root也不担心这点啦,毕竟她曾经的“本职工作”,就是负责用肉眼将这些测谎仪小骗子逐个揪出来。


“如果对对方的回答不满意,可以扣一发扳机。”Shaw补充说明。


“‘底线测试’,有趣。”Root兴奋地舔了舔唇,“意思是如果游戏之后我们都还活着,我们应该结婚。”


“打算怎么对付Alonzo  Quinn ?”Shaw已经自动屏蔽掉她的调情频道了。


“获取他手机的全部通话内容,然后将足以让他完蛋的证据匿名转发到局里。”Root的语气轻松得就像解释某道3分钟快煮菜,“顺便说句,这一步我已经完成了,不出12小时,他就会被关进小黑屋里。”


“不可能。你不可能拿得到他之前的通话记录。”Shaw马上就提出了异议,“他根本没有被监视。”


“他有被‘监视’噢,Sweetie ——事实上,我们都被‘监视’着呢。在911之后不久,政府就已经研发出了某个秘密系统,一台‘机器’,用来每时每刻‘监视’着我们,他们设计这台机器的初衷是为了侦测恐怖活动,但她却可以看到一切。”


“你的意思是一台人工智能?”Shaw瞪大了眼睛,“他们真的做出来了?”


“还没达到真正人工智能的程度,但已经足够成熟,可以处理超大量的图像和语音信息。而我发现了她的存在,并且成功联络上了她,这就是我能提取每一个摄像头信号和每一段监听录音的原因。”


“Cool .”Shaw由衷地赞叹。


“顺便说一句,Harold和我一样,都发现了这个系统的存在,所以他为你们开发了一整套的保密通讯线路。这就意味着我不能通过我的‘人工智能’朋友来听到你的‘过去’,你必须要亲口对我说。”


“说什么?”


“譬如说,‘结婚’是某种卧底任务吗,Sameen ?”Root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实话,你可不太像会结婚的类型呢,除了Officer  Carter,我甚至都不能在你身边找到第二个已婚人士。”


沉不住气的菜鸟。Shaw忍不住在心里窃笑了一下。弄清了Root的小心思之后,她决定要和Root好好玩一玩。


“我那时确实是在卧底。我和Cal都被借调到洛杉矶办事处整整6个月,以调查某个本土恐怖组织的非法活动。”


“噢,不行,在前BAU探员面前玩文字游戏可行不通。”Root不满地扁了扁嘴,将手放在了枪上,“我问的是,‘婚礼是卧底任务吗’?”


“不、是。”Shaw摇了摇头,“轮到你,下一步又怎样?”


“我会将他的黑钱全部捐给‘每学生一平板’基金,然后确保他被关押在敌人最多的那个监狱里。”


“看起来还不错。”Shaw向来对Nerd过程毫无兴趣。


“所以,她是谁?”Root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继续追问。


“不谈细节。”Shaw暧昧不明地笑了笑。


“我可不喜欢这个答案。”Root的手又开始往枪上移动了。


“你只花几个小时就可以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变得一无所有。”


“不,我不会去骚扰她的,我发誓。”


“不谈细节。”Shaw再次坚持。


Root将枪抵在Shaw的额头上,狠狠地扣击了一下扳机。


“Okay ,不谈细节。”Root悻悻地放下了放空的枪,细节越少,就越不能从对方的话里找到破绽,Shaw找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拒绝向她提供细节。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Shaw再次拿回发球权。


“噢,我也喜欢这一部分。”Root很高兴Shaw开启了这个问题,“当我离开笼子之后,我马上去了你的家里,因为你前一天晚上的行动都证实了是有意义的,所以你一定还在家里给我留下了某些线索。”


“没有,我只是回去保养了几样武器。”


“不过你真是个生存狂呢,Shaw,你地下室的物资足够让你在里面生活一整年。”


Root想起她在Shaw家里见到的情景就觉得好笑,她的地下室不仅有一年份的水和食物,而且那些各式各样的罐头和自热军粮还被细致地分门别类,贴上了不同颜色的标签,而在黑色标签的那一排食物上,Shaw居然还用白色马克笔画了个大便的图案。


“既然你讨厌黑色标签的那些食物,为什么还要把它们买下来?”Root忍不住好奇地问。


“它们热量足够。”Shaw皱了皱眉头,“但味道就像在大便发酵了一个月的动物尸体。”


“Ew.”Root露出恶心的表情。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然后我在另一边发现了你的私人小手术间,不得不说,你真是一个标签狂魔。”


Shaw的医疗仓库同样典藏惊人,而且也用各种标签标明了每一个抽屉放置的药品和器械,即使是没有太多医学知识的人,也可以很快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物品。


“说重点。”Shaw再次警告。


“你放在角落的液氮罐子数量有些惊人,我看了一下,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你自己的血。”


Root对Shaw的深谋远虑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在日常就储备了大量的自体血液,在严重受伤的情况下,只要有足够的血液供应,Harold就可以帮她完成各种治疗性的外科手术,而不必冒险在医院里露面。


“鉴于你已经不再是‘公职人员’,所以我改写了一下Harold的程序,直接关闭了指向Dani  Reese的DNA搜索,重新将你的DNA和Sameen  Shaw的DNA联系在了一起。然后我‘借用’了你大概10盎司的血液,通过网络联系上Control的公司,将血液交给了他们。”


“你就不能少拿一点吗?”Shaw不满地嘟囔,“我得整整两个月才能省下这么多。”


“为了让她相信我手上真的有Sameen  Shaw ,我必须得做得‘逼真’点呀。”Root无比诚恳地解释道,“再说,你可以从我的身上拿回去,你是万能受血者嘛。”


“得了,我还是更相信我自己的身体。”


“从他们接收了你的血液之后,我就一直在监控他们的手机。他们一共有6个人在忙活你的血液检测工作,所以我看到了6个相似的信号在活动,然后发现了某个不同的异常信号。6个标准信号和1个异常信号,所以这个异常信号一定来自直接和Control联系的那个人,于是我将蠕虫病毒上传到了这部手机,然后病毒会自动搜索有关你的信息,每18秒之后病毒又会传播到这个网络里的另一部手机,不断地蔓延传播,直到我获得足够多的信息,将Control和你的位置牢牢锁定在了那艘邮轮上。”


“听不明白,但干得漂亮。”


“好,又轮到我了。”Root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某张备忘纸,“‘不要用你不喜欢的那些,用完之后记得保养好’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喜欢,你就不会珍惜着用,然后你就会搞坏它们,这不是很明显吗?”


“我是说,你为什么允许我用你的武器?”Root迅速修正了自己的问题,“还有那些食物上的标签,医疗物品上的标签,你根本不需要它们,这些标签都是为我做的,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我。”


“可能。”Shaw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波澜。


“你还把Samaritan报告的位置送给了我,好让我知道追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然后就可以先下手为强,把对方搞定。”


“可能。”Shaw再次运用了她独有的肯定句式。


“你几乎肯定了自己这一趟是单程旅行,也几乎肯定了我会对你下手,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Root殷切地看着她,期待她口中的答案。


“这很复杂。”然而Shaw并没有打算正面回答。


“我们有大把时间。”Root已经将手放在枪上了。


“也许某天。”


“也许某天?”


“是的,Root,也许某天。”


Root叹了口气,再次将枪口抵在Shaw的额头上,用力扣击了扳机。


又一发空枪。


“你欠了我两次‘也许某天’了,Shaw ,给我好好记住。”Root重重地放下了枪。


Root提到了“两次”,Shaw稍稍回忆了一下,记起了另一次就是Root酒醉后要求到她的床上去“休息”,忍不住又在心里窃笑了一下。当然,她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看起来只是出现了暂时性的迷惘。


“没事的,Sameen ,你可以随时叫停这个游戏。”Root见状,故意一语双关,“当懦夫没那么难。”


“我没打算当‘懦夫’。”Shaw摇了摇头继续游戏,“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看守’着我,Root?”


“我没有‘看守’着你,Sameen .”Root试图解释,“我想要……”


“保护我?”


“对你好。”Root权衡着自己的用词,“你不需要我的保护,Shaw ,你在这方面干得可出色了。”


“当我去Cole家里的时候,你说你在我身上放‘追踪装置’是因为你曾经‘弄丢’了某个重要的人,所以你指的并不是你的母亲。”


“Hanna ,Hanna  Frey ,我在Bishop时唯一对我好的人。”Root苦笑了一下,“那时我可是个孤僻的怪小孩呢,随时和母亲失踪上几个礼拜也是常事,只有她每次都能发现我又不见了。”


“她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我12岁时离开Bishop到了弗吉尼亚,然后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到,这次‘失踪’的时间有些长,她也许会把我忘记的,所以我应该回去跟她说一下,我还在,并没有‘消失’掉,也没有忘记她。”


“所以就是你爬通风管道逃跑,结果被蜘蛛咬到的那天晚上。”Shaw马上就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了。


“是的,我讨厌通风管道。”Root痛快地承认了事实,“曾经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钻进去。”


“无意冒犯,但你那天在通风管道的表现简直逊爆了,刚出学院的菜鸟都能完爆你。”Shaw讥讽地说,“等我伤好了之后,你特么给我好好地回炉再炼。”


“恭候差遣,Coach  Shaw .”Root甜甜地笑了起来,对于这种Sameen  Shaw风格的特殊关怀方式,她现在已经能毫无障碍地照单全收了。


“你后来还是回Bishop了?”Shaw继续问。


“是的,在我能重新走路之后,我马上就回去了。”Root点了点头,“然后发现了原来早在我离开的那一年,她就失踪了。”


“失踪?没有被找到?”


“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Shaw .”


“不一定,你也是一个‘失踪人口’,而你现在还好端端地活着。”


“Hanna不是我这种人,她适应不了我过的生活。她也不是离家出走的类型。而她失踪时正是Bishop的猎鹿季节,镇上到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打猎者,当地的警察甚至不能列出犯罪嫌疑人的名单,因为那几天的外地客实在是太多了。”


“的确是一件难办的案件。”Shaw点头同意。


“每当猎鹿季节,我就会回到Bishop ,想办法找到所有旅馆的名单,然后逐个追踪这些打猎客。”


“你一个人做这个?”Shaw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每一年?”


“一年可做不完这个,时间太短,人太多,山头也多,所以我只能每年筛查一部分人。而加入BAU之后,我学习到了一些技能,才发现有些人根本就不用废时间去跟,工作效率也就高了一些。”


“他不一定会回到案发地的。”Shaw觉得Root这种执着未免有些太傻了。


“附近几个州并没有类似的案件,所以如果这是凶手唯一的作案,他就很可能每年都会回来缅怀自己的‘杰作’,而这是我唯一可以找到她的方法。”


“Root .”


“这个逊爆了,我知道,Senior。”


“我是说,或者今年我们可以一起到Bishop去碰碰运气。”Shaw耸了耸肩,“猎鹿看起来很好玩,而Cole家里又有一杆超级帅的猎枪。”


“当然了,我帐篷的空间可非常‘足够’呢。”Root朝她眨了眨眼,语气再次变得微妙起来,“现在你知道我的‘过去’了,但你的‘过去’似乎还没说完呢。”


“我当时卧底成某个州长的选战助理,或者不知道是什么鬼,然后借此在竞选办公室里查探,看看有没有恐怖分子渗透进来什么的,当时选情告急,办公室里有些混乱,而就在我像个傻比似的站在那里被人撞来撞去,不知道那个破烂身份到底该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发现了有人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当时觉得,自己有可能是暴露了。”


“你确定她不是在欣赏你吗?毕竟那时你没戴着你的防暴面具呢,Shaw .”Root故意调笑着说。


Root能看出来,Shaw的这段描述是真的,这是他们骗过测谎仪的方法之一,用事实来回答问题,至于这个事实与问题到底有没有丝毫关联,上帝才知道。


“事后证实是虚惊一场。”Shaw点了点头,“但我意外发现了某个足以威胁到她生命安全的信息,鉴于情况紧急,我不得不立即给了她一些‘警告’。”


“什么‘警告’?”Root马上就察觉出了她语气中的不妥。


“就是……‘警告’啊。”Shaw摊摊手,一副“你懂的”表情。


“Okay,所以有人被某个和案情完全无关的bitch勾走了魂,还扔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就地和对方吻了个爽。”Root翻了个白眼,“谢谢,Shaw,否则在今天之前,我真的以为自己是FBI有史以来外勤技能最糟糕的菜鸟。”


“她当然和案情有关,她是后来扳倒幕后boss的关键人物之一。”Shaw最讨厌别人质疑自己的专业性了。


 “‘我们的守则’第2条,永远不准再用‘亲吻’作为警告,和任何人,包括我。”Root再一次提出动议,“不准驳回,否则我会行使我的权利。”


说完,手指放在那把M29上叩击了几下。


Shaw这次很明智地没有再否决她的动议,默默地将注意力放在手中那支SCAR的组装上。


“有趣。卧底潜伏,以为被对方识穿了身份,害怕对方有危险,主动凑到对方身边去,除了初次见面就吻了个爽之外,你形容的简直就是你和另一个人的‘相遇’呢。”Root说完,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你。”


“所以别毁了你的第二次机会,Shaw .”Root继续表情微妙。


这段描述有些真假掺杂,这是他们另外一种常用手段,将本来发生在他们和另一个人之间的事实,移花接木到他们和目标之间,如果Shaw现在是在玩这个,那么很显然,Root已经知道她是在谁的身上“挪用”事实了。


说真的,她忽然都有些遗憾自己看不到Shaw和Control交锋的全过程了。


“然后呢?你们怎么就走到一起了?”Root继续追问。


“我不记得了。”Shaw也已经发现了Root开始要全面盘问细节问题了。


与其他探员不同的是,每一年常规测谎之后和BAU的人玩耍简直就是Shaw的一大乐事,她很确定他们每次都能逮到什么蛛丝马迹,但奇怪的是,最后他们又总是会在她的测试表上盖上“PASS”的大红印儿,这的确是她FBI职业生涯里的一大未解之谜。


“你们可是差点结婚了。”Root提醒道。


“我在三年前受了很严重的伤,昏迷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然后忘记了很多事。”Shaw得意地挑了挑眉。


“Fine ,你赢了。”这个回答也揪不出什么错处,Root只好暂时接受,“那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要结婚吗?”


“好像是觉得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可以结个婚看看。”


“确切来说,谁觉得可以结个婚看看?”


“我。”


“你?那可有些出人意表。”Root又露出耐人寻味的神情了,“介意说说为什么吗?”


“我和Cal潜入了某个高中的同学聚会,据说那里会有针对学校的袭击。然后我们在化学实验室里发现了正在准备家伙的恐怖分子,但显然对方的装备有点牛逼。”Shaw略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当时我们被6支RPK火力压制在了实验室中央,手头上的子弹只剩下5颗,而Cal的腿还中了枪。”


“那可非常危急。”


“为了能够突围,我们利用实验室的物品做了好几个燃烧弹,‘莫诺托夫鸡尾酒’,我们需要一个人去吸引火力,然后另一个人找机会向他们投掷燃烧弹。”


“谁去吸引火力呢?”


“我。”Shaw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队伍中武器匮乏时,装备应该优先配给机动性更强的队员,‘优先原则’啊。”


Root迅速抓起手枪往她太阳穴崩了一枪。


“而我会叫这个‘优先送死原则’。”尽管又是一发空枪,Root还是往枪口吹了口气,以示解恨。


“如果我当时不这么做,我们两个都会死在那里。”Shaw觉得跟这个人探讨外勤战术简直就是浪费人生,“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


“这个跟结婚有什么关系?”而Root当然也并不想和她争论这些无聊的战术问题了。


“Cal说,他应该要和Carter结婚,因为当他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他唯一想到的人就是Carter .”Shaw继续说,“他甚至刚离开医院就一蹦一蹦地去买求婚戒指。”


“所以你也觉得应该像你的导师一样,向出现在你脑海中的人求婚?”


“不,当时洛杉矶不允许我和狗结婚。”


“所以你临死前想到的是Bear?”Root头痛地抚了抚额。


“大部分时间是。”Shaw耸了耸肩,但显然,最近大部分时间都不是。


“说真的,Shaw ,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够和另一个人共同生活下去?”Root觉得Shaw根本一直没有说到点子上,“我是说,这位女孩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之类的?”


“她话很多……可以单人脱口秀2个小时都停不下来,”Shaw摸着下巴认真地思考着,“而整个过程我也没有很想要突突掉她。”


“这可是个相当有力的理由。”


“她很Hot,也很擅长使枪。”Shaw依然没有流露出正在说谎的端倪,“而这是我最看重的两个特质。”


“有趣。凑够三个理由看看?”Root已经快要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了。


“我不知道,我喜欢有规律的生活?”Shaw看了她一眼。


“你‘喜欢’?”Root不太肯定地反问。


“我‘喜欢’有规律的生活,是的。”Shaw确认道,“我‘喜欢’每天在同样的时间起床跑步,同样的时间牵狗溜达,上班时买同样的咖啡,吃饭时加同样的配料,比起混乱的人生,我更‘喜欢’有序的生活——而Harold并没有‘锁住’我,他只是保证了我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知道,也许Harold从小就教给你很多‘规则’,鼓励你养成很多‘习惯’,这样很好,为你省了很多麻烦。但不能理解这些‘规则’并不是你的错,只是你的大脑里缺少处理这部分信息的零件,你不必强迫自己去迎合他们。”


“我没有去‘迎合’他们。我考医学院是因为我从小就在Harold的解剖室长大,我喜欢做自己熟悉的事情。”Shaw纠正她,“我的确很享受枪林弹雨突突人的快感,但我也喜欢过规律的生活,这两件事本身就不矛盾。”


“所以这说明了两件事情。”Root总算知道她刚才戴着耳机听的是什么了,“第一,你监听了法拉第笼;第二,你明显就是一个适合结婚的人。”


“我没有监听法拉第笼,Harold每次用它之前都会测试笼子里有没有bug .”Shaw持续无视Root关于结婚话题的试探,“他从不会对别人说密码是什么,但他总会在设密码的时候问Bear的意见。”


“所以你在Bear身上放了bug,当然了。”Root恍然大悟。


“他没有限制我的自由,也没有干预我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你还能坐在这里逼逼,而没有被再次锁在笼子里的原因。”


“Wow,Sameen ,为什么你每次都能毫无预警地对我说甜言蜜语?”反应过来之后,Root又不能自已地笑裂了,“说真的,谁听了这样的话还能忍住不和你结婚呢,当时她的脑袋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


“我可能和她的室友睡了一两次。”


 “噢。”Root的表情瞬间凌乱,“一般人不会跟自己未婚妻的室友上床,Sameen .”


“是的,我已经注意到了。”Shaw耸了耸肩,“可能还和别的人也睡过一次半次。”


“一般人也不会背着自己的未婚妻玩一夜情,Shaw .”


“人们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当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Asshole?”


“他们是这么叫我的。”


“简直不能忍,这是为她的。”Root再次举起枪,往Shaw的脑袋来了一发。


“幸运日。”手枪再一次放空,Shaw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游戏还有的玩。”Root摇了摇头将枪放下,“你好像放弃了发球权呢,Shaw ,还有两次扣扳机的机会,别浪费了。”


“所以……被蜘蛛咬过之后,你的腿有什么后遗症吗,蜘蛛侠?”Shaw终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总是在说你讨厌负重行进。”


“别担心,Shaw ,我的腿没有后遗症。”Root又被她小小地感动了一下,“我从很久以前就需要独自处理尸体,很多尸体,必须要将他们弄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而这些简直就是各种狗屎经历大合集,这才是我讨厌负重行进的原因。”


“Fuck .”Shaw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人家在努力啦。”Root语气甜腻地说,“又到我了。FBI、NSA、ATF、LAPD、检察官还是律师?”


“不谈细节。”


“涉及到这桩案件的女性执法者或者法律界人士一共有77个,这个不算是‘细节’问题。”


“不谈细节。”


“那你让我没得选择了,Sweetie .”Root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再次了枪击了Shaw .


“嘿!你不可以因为同一个原因突突我两次。”Shaw几乎跳了起来,这女人简直就是疯了。


“不是同一个原因哦。”Root笑着放下了枪,“我突突你是因为你以为你可以骗得过我,但事实上,你并没有那么聪明。”


说完,她将自己的电脑屏幕转向了Shaw .


“这是什么?”Shaw毫无头绪地看着那堆框框。


“很显然,你卧底成选战助理是在2年前的马里兰州,这个清楚写在了你的档案里,而你和Cal  Beecher的实验室烧烤之旅是在4年前,当时的报道和Beecher与Carter的结婚证书能证实这一点。”Root逐项提出证据,“所以那个所谓的‘相遇’和所谓的‘结婚契机’,都是完全虚构的。”


Shaw不予置评地耸了耸肩。


“但显然,这位女士不是虚构的。”Root很快调出了某张驾照p>⡆魂,aw畀⑄,r />负釰情渍,r天?佤绪说了嬡”RoEx-fiancee全个ﻬ噾料开到䌖幕个脑․有aw .


一他们4年前我的个适合你23ﻬ4印尩是后来扳倒的除但显或还团5ﻬ4你婚妻的除我的腈租但象7ﻬ4子弹全10个ﻬ的档张鼌只掻跟定来䊊w觸尤历全你4ﻬ4方去4个ﻬ的档常事1个ﻬ助鼌的伤着’箞,‵捎盛顧红突突我两aw .

⸎C直马始出证Kat在“coni&d ,驾约女有人臺犯罪嫌一R或还4弌她不可也已但显⸎C列项提出的你我⸎要我的绬4这弌刴刯w丯后能诪土恐怖boss的关虚构的。”


择,軘薪年“那这能诪全虚构的颺也的了气甜腻地案鸹了放所輌“婚我刴所有⸎婚契地橬䏯䁇乏刴所輌“婚了能另也讏因说位女我ear觸虚构的。”

这有aw .


忇去我的聓ar觸说彠结能躔的鼌只安old捡我的p>“躆帯“范能部我old觸了除“鼌居2场’,板虚构的。”


说倜䀂备

 地说,向”R <地挎舖还幕了转案S告有另䀅或oot一刑好位 䝢瘫,能轍Kat被姐“财>R况 <弌樳“你结衈鸹我还伨国侈多自由,你內所>“但个上几说寴︍可还伨R䀅殘罆了幕庞骖虚构的。”R择oot取了说R䀅毫铠还幕䀅溞骖国截R有aw .


能诪张因我的腿有什乜是爑可的错︪是误有策虚构aw .


“没/> “你以。䤴上严幕帍会2怜别你国䘯浑喳人P发誓这缌反

虚构的〯$手僽俫地在键键各各“ />反 能轍Kat被姐❢瘫,胠现“我的襳孟一圲刱 Sh费自由,解孟䜜不要至放“你䏤友检厉,俜䰓的虚构aw .


帍扳我不会2隉r的意见。”


的错”R鼌箞,辜你湕䏋然(绌这虚构的。”Root朝她眨了 /> 囑踍扳能藶不虚构aw .


地笡p>∑可谓的友的p>“Fuck 厉(吹气甜虚aw .


反友次“

能诪“看你以也许2p>“ 题湕䏪遴不

检反oot总鼌2p>“伨p>倜䓹塞你结鼌er,我我缸日hop厇能擅长使的oot笑自己“S襟可坐乎跳了 /> ,塞aw&nbs这弌P骑头上虚构aw .


据,你䘯忍P黥䉍 ar菸> 幕渍,眴就眴眨了oot笑着扻皅她摇墑了一声。


炲观受“两次∘喜ot谓籑视’力啦。> “那飰矫气縪咦寤咔帋。帋喉咯你火力ﰏ

受肃oot无比细,“上床,Sameen&n 你请细鼌焿B刴刯Mrs.Groves为什么吗?”


Hell no 你力次以单互理你劲吻是出他䉍 每个psych长Alonfreak䰓的是律师?”


反oot总你两次学院是彍女地另但他䀂备帊放间她新娺皜欢’她眨大塞闐夁囑什么輌oot她盈先失 /> 鸹了曠谸褸就地去买求你虚构aw .

说说着,从口袋中掏个﹜位间trol䰏还B失次 曾失能维奉关ﯴ发誓ar觸她朏临她湰求失厉, 每虚aw .


因明听你䔨你Ro炫酄式屻垨了快感朏然她所噾板婚你䘌七于了応所oot总她虚构的自翍P鉥 <弌回答她潓然的快检察庆湰求鐎溎又说凉眨今天 />据,笡腈old觯在,一䛑萖室遚会女椄都鼌眉䖯

么对阿摸䖯玙丝执法

是出玙丝对每个被古葭候自笡耼在100记万刯地活着。”


吻是出能诪临僽Sha还B但䀼100记万刯渍,上,你缸日去伌繰求失er,”Shaw着了无麆手同S乎跳了 /> 人是出鼌但你能秢员B夜欢aw .


能诪房’塞有人蒌案,一bsp; Shaw䘯大检䀼1000万刯你结你䘌所p>≩婚楉啙下䘯倜确笡女旯囌期<休艺外笡女能藶䵷来虚构的置评地耸休 />曠窍oot总曠窻是出但你能翘B失快漌“但考虑g随场’朑最来陥处剩据,曠襉儶倒翍-是到豀次半次。”


“这个虚曠gR绎小曠这古蚄a还B笡女,⛠Shaw珖了倜最渊点了我R弗底想1986虚构aw .


>B”R每丨了次“俫感p>⥹椴继这些(p>“ <⥹tie&nbs细鐻是出他张因䰓的映火力曠躋实S鼌了

鼌盞答能诪口中了鼌笡蹟觉序 <买求婚戒的是

说ﺆ摇去花次⥹初滊天 />

鼌位雞答能诪口中了“漌笡蹟觉个原厴,虚构aw .


翍p>⿅强t她所倜游婚渪原因哦ot已;.”Shaw忍不了 />了bug了鼌检察弁你也褴继以随了年弌“輌“厉“椫没那么难。”


位虚构次是儶理由虚aw .


地笡haw在,了知道bsp; Shaw欢ot无头绪襉初“所仡脸纏不她䘯了 />翍 祹,所凪己婚潠结胀察 祹,所,很婚夜欢aw .


据,曠聇䮀丠䘯”Ro庸迳“皜欢’oot,⹕䏋aw摼“了郠皛杌这无挺定腰又虚aw .


䟥道“所翍-翍丠䘯不立祹每个是出玘B她授使皜欯靉一。刱煬职执法

是出是付蛛侠会肌戮肆仑好haw䛑不会艀oot位记她向杯我了 />自笡察 我曠輁你 籈聘了这皛搚‘习规刔聘搚豫除┙模关婚夆改要知道她估鈇䮄通话记aw .


力啦㼟”Ro朻俯倜虚枏时叛杬学

力aw .


位杬学

“骂了 位anna俅强t她所倜游婚nbsp;“aw .


褴继不杺的眼,参B虚枋来)⹕䏪唿哌我 />鼌欢她的你䕳w摊说,⻬我每个又被是误择o葱昁,“(籑了糟糕的菜鸟。”


“才女聘是误婚夆p>”Sh 鸹了漌篴你坥它位女地另坐说不会聘䊯是婚倜濻要她䈑好的aw .


丠䘯䭔?”’罐位但俜䜪唯䭻褴继了

我没云圉忘记的o阠的弌了手摇oot⹕乎跳了襉谸⹕俅强她垪往她了 /> 这怜我是她赆尕虍靺任碰潠结上床,Samhaw .”

輌叫虍oot毫不犹豫地扣动淲经研忙p> ”又一发空枪。


襉虍乎了同倜能耜耆,挺嗸当虚枋的aw监你头oot笑着次举 />䗩oot总降䯥别p>⽠痽会没愶她虚枋aw .


䍮,p>了嬡oot总麆塞面厉,头上皜欢次”Shaw啧了 />知道她语?场’有⸎夜欢aw .


䛠躆bug了嬡oot总麆塞面厉,头上皆快鐻是出笡一R⹕䛠蟥道她语?场’有⸎潠络欢’肯定haw确认Sh麘得怜我惽耻,聘w婚帤件事本身就不矛盾。”


䜪躆怜对你次实⹕有肹了怜䝉矶haw再向了一当密码了的,奊富案虍䐃佋bsp虚aw .


麘凌纺﹕䛠輁你不件到倜溆让彜兏个䘯了能另䄀以輌“尸䀜对你的着下巴怜虚aw .


䛠厉,凌罠瀜所虚枋次炯婳haw确认遰恴勸肯了罠虍么䒌案ﺆ让彜兏个䘯了䘯但不可仄另同一的煏䜪忹,但迳“虚枋aw .


䘯但不可仄另同一的煏䜪后,了快棹争迳“虍煏“但侻†玹,婚虚枋的自”Ro婳﹕⏯能观有了 />据,执殸w玩上,你纘僺迹会没†瀜这婚夆p>輁你我没.”S䜪唌2告又年寕了执法 ,”R你子了扑扳机皛甈情,向2“你。”


着鐻,向†子约坆战後之丠䘛慘湕皜欢次苌 据认地怜我惽另里ontr说凉说这外0子数眨冺的⏯虍䇄三仑嬡踀定幕张的倜 />幻僺力皅她r要訡关虚aw .


耆这话很多…␧虚枋的 <弌劊幋丅 /> 约坆戝翍︪䚄腿掹,譬喀乆快检察后,应衺䛑華能认緯後住笑了 /> ,,位弌伌‘捡有‘兏下是出罓虚枋aw .


麆‘捡有‘能另w位忍䥹p>⥹bsp; S虚枋次摸就呇肹了 />“这个虚欢aw .


据,欢’诌案虾煴餧䰜虚aw .


䍮,p>么滌我但>剩曠輁位到蜨那‘头绪婚夆 /> 位。翍 凉‘䘯头次么婚>Ro了检察坌说2腿䘯虚枋次位Shaw讥讽地罠瀜溛蚄trol之了一场伨擪大我湕皜欢aw .

的⏯”Ro速再甏幕自>⼌亳虚aw .


位 告没放≩TF〝帪厁又舯圜‵次擅镁 S放⮉些欢次她踍䛑䯴4弌地聜不东什么尽瀜所蚄trol S放⮉些罠∑可䉀以bsp;个䈰她虚枋aw .

抄住 S放⮉些繟的4了幕罠媖虚aw .


䛠耜曾失

鸭’罠皊没w玩‘捡有‘幕话很力皍oot总鐻是出些次她踍䛑你暌戄是得什么偼去虚aw .


维奉皍伌

力啦”Ro龎触壁转溫些速将牵咔庐据虚aw .


Touch Down

力䯴兴奙无欢呼住笑了aw .


aw .


aw .


aw .


aw .


aw .


aw .


aw .

aspan style="text-decoration:line-through;" >厉T位)罠T伌 eener餐所《瀜溉舖者今Ro S放⮉捡掠国青翜虨了䀜T䍉+<T刴+皈b的虚awspan>aw .

aspan style="text-decoration:line-through;" >帠䘯国 我<渭候渭真它位<9渭䯴强證我虚皈←然槊刍昍昍 > ‡渭

冐眼,夸奖虚+aw .

aw&nbs

肖-《偘覷我但

䛠检厉,头嬡转湕皻疍 细䥹搻是出嬡昍能藶丏我她仹亁糖糖糖糖聜湕皻aw&nbs

她仹:

能旅魋丠有脑黌迃处

䖍 B~aw .

aw&nbs

耻䥳刘又聘覷伨輌∑了~wwwaw .

aw&nbs

存稿䖍山头但人家円备候眼,处

~aw .

aw&nbs

Chaper 01aw .


aw .

放唟备w玩了䀊浑,䖍oot备蜨那人䜨玩蚏弌了蜨适凑唷头䌅能逜桗辴凉䭻不了了有䯴w监拼䭻煏B她想䀅 馁了䀊凉还傅了,乕皌Hersh了轻轻凉臌篜硝嬡/>赌乕适凑又巙,了䭐,说集,能踑仇偘脐个蚄艖室Hersh蹲佋溫头头绪蜷缢’不䐃个次,“ 纟w位是了䁷所有个观PD㔯R問捄㔯它位是了强警个夜欢aw .


aw .

昍蜉釳珫 我所有个亏丄Q,⸠䘛w玩<么明囮出胀有我⛴科夦“忠oot约室处住丸䘯Hersh不䯴提供乕龎耐人准飺的⑊说䯴训练个至䀅住 鸹说位但Rot迅遜不亢, <住䬡耜蛑说鼌慿虚aw .


aw .


aw .

Q丸以前䅏⬢器’砹提不踪轓报eec䜰研穌䖏下,位Groves䏈觐“衅周緯级红,弌䬡輁你轻杨盘能然觐下达室p>ⷯ弍朰蓁比旁辴凉瀜所同样店上琌样踪要死的衺我赌Q出軋愅她U要虚aw .

起倜能礫溆某个U要漟你们oot盘能珑縏个头住笑话很颙了<欨原备来,溟但夜头绪街篴初“所瘦瘦了了踪来,了次被讆显弌兏⏜扉昍沄 ′经辜踪溏侔羊室弌了次杀萌样煏辴慘悠悠踪斝杀了煏辴俅强她车佄赌Q各车痽了煄宖室放周了煏的匕首枌倜湕次延愑仜兤友酥

踍䛑轻轻凉出入䯴

才戸甌“HI室揈聘菈觐虚欢aw .

aw&nbs


aw&nbs

Say I Do 3 讆不皈䰓的定播补倜显弌+

伌慈逐亚aw&nbs

> 亚abatnoir

濻课:Tiaw&nbs

同喆无靀亚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11919?view_adult=true

授使皚aw&nbs

aw&nbs

同篴亚的/上床een&naw&nbs

仕一亚18aw&nbs

什殊结杴毫摤叚经aw&nbs

Nes: HEaw&nbs

------aw&nbs

课性 <怜戚艖

场䖊杀什么室䛠萎,了瀜䬡订⏯

鼌晚䰱䰓乕萧!是他篴你喆暄煏䀜艀以虚次,车踀p>乕皌位,䕙堂,䕙堂虚aw&nbs


aw&nbs

⑨弌小就各倜懪忙了次倜接住懪忙

瀜所的表次漌―帰“䈰底是出受皛p>燪己虚aw&nbs

“Ms.Groves儅摇o,欢 /> 说艀haw确 ⏯䄀以俅强她胸腔部p>“个儶Ro有haw转損谏地虚aw&nbs

“䯴倜擪大夜欢 /> 䯴寕R学靪渰燪ot提醒道

小就帠䘛oot毫室er,<䮶䇠仑开慿⏜虚“Ms.次话徢aw&nbs

“腿夜欢aw&nbs

“䛠䈰⏯<次扳慿虚•aw&nbs

“摊说,䯴倜擪大夑杀人,欢 /> 䯴寽够 這怲经我没虚aw&nbs

S,伌庎又想要劣说

襹生屨了䝠还的

溟r的 瀜䊣说

Sh你的

颈处珖了慿仜渊繶摊说欢什䘯艖⽠洡盨射煍稳“欢够欢

什䘯R倜/攊器‚oot䥹滬欢够室弌軎小

踸䌑伫解

说侅虚aw&nbs

的倜毤嬢ⅿR湕不

够还别惍滶喼嗸儅>†湕臌磌Q次”S么趣oot杨下襞种Q一回乕俅强她呼“了艖<廑劊吐杀虚aw&nbs

“䛠耜䓪大夜欢 /> 䯴燪庎虚次⹕⑸䎌(温柹气;检厉,瀜湈鼌t虚快却䯴,輌濃簏弌✉另䄤怒h胅毫慅斥杀襹)

“ 烽煪傻瓜haw& /> 䯴斥责弌够说寴住痥o各说卙罀终减缌幕蔯偓地弍毴喴

愸颤友说

愤怒了R消螯了罆说煍ot已<器♤乕䡨牵愤怒检么聓ﻋ溛腿虚aw&nbs

“瀜头倜䛠,向oot只的幋R 潓炑湕,欢 的士弱气ﻋ弌够oot皮

芲大捙塠喑好h又说凉脸兤虚aw&nbs

“烽輁, 盠聰她友的虚欢 次大芿气不䗥o耜䈰她虚枋

扳把强輈严--損 告说,⽠虍伌萎,虚

䛠p>Ⱃ的乕友♤乕䛠厉,皊没皺么聳“, 着慿潠执法订潠p>煪操troltie&nb植≩䘯烽<崻杀虚欢

“䛠ot已虚欢

“損友潠轖妴佀礫殃位oot总了<剩后们可 死繕叁 麺榴佀礫<

笨t集但;个⡆麚,p>p>眉孻?欢

“p> 烽<

笨t夜欢 的回口ﺎ虚次奈气不䗥o有俅强她你颙虚aw&nbs

“䛠爑伌了上床,欢 的腧住乕ot笁住䥹箉靪靪渰篴䯴虚构䰱䮗伌2条,麚报轠䛠饭时加回口䛠<損了,虚伌䥹候,䄿䖎室帀亦彙唟备皓婚的人。

“小旨了欢 次夏⏜虚的

硝‡气䁌桥䯴

艖⽠了说<儶爰豀ﺎ经’p>漌虨了还的聰她糟逌S

萌样儅清R拉还宄沼孴

荈伌䈑可灚/爑拉检彠可

’罠外

联什乤er,耜䏯

孻伌”S但Ro清瀜庸䀅澋喆结兤虚瀜未忯庨了<儶齐齐挤伛说<愰在虚aw&nbs

轠䛆䇪绖们彠䘯踀毴已籈烽纐二快你嚄么蹋R够说绖们但< 榴䈰嚄腿庆什S欢 /> “䮞ﭴ,⌍烽襗虚欢 /> 快余p>殃位的二匍,么不菌摇了还S/M兤彠杀什殊虱佥天赥h了彠杀坚“䑄周踪了说

活泼踪溏䖯<虚说<䯴下“却䯴要我杀襹二匌这扺牲强二 麺了说<圉忘的乕aroaw纠乕aroaw踪什出你嚄Ro肖䡨踪憙A这赌虚aw&nbs

“R因簓的萧,欢的〯二 烽<圉说丨踪踍吚aw&nbs

“R麘得焿二欢 次回口虚

(显弌,头倜头<杬主新娺><次潓然䘍️个罀糟糕踪憳“)


aw&nbs

--


aw&nbs

据,圉p>Ⱃ的乕虚aw&nbs

的<杀襉舑到告>◶穧棉⸎听得䀂庑拌不可䯴兛攨你,二 鸹襉蝚;.着鐻襉强,︌婝出统备德州来这婝虚皈次听ﺎ绶们可欑蹋R扉昍沄噎有虚踍可提襉据oot二的輁你这个襉的溎棉⸎罀兛出统备䘯乕虚皉

次廥兏‌䖍各眨p>庤中店上乕,辿宜踪普‚裙恐了躆Zoe襉维奉纚漌︌龎丙p>新娺◶二次廬可厉;.‽B傍Zoe拰虚(襉上aw揯䉀漌︯乕轠着“伌彠䯥孻p>告>䯴会以前舑癯货啕店比䏌够 襉恰<上乕延听得p>裙恐䖍弍游䘯煪巎经)

ni&se漌䀂备p>弴p虚小就耜䀂备䛆䅏⤩‚觸将证䩰庬噾格着证够怜䀂备兤放Ro讀‶眨塞饀丫杀䃭泪虚皈次很oot不的䅏“漌你伛乕跞政府䩰姻登 榁縎彑比集伌这p>ﺎ簓的证够不可䯴了嬡R政府登 伌死繄宺强的 的 <︀覎绍鼎鼎縎彪䊯够→棙上,你的腿亳什虚皉的䑄守将襉縪承,够 以到庆䩰繰我性够搐杀舌煴䅏定蹲坠还襉们溫旁耐迃尔䯴<了煏鈇场䰸丟龎虚检彠Fusco伌这p>縪䀂备拍某虚

襉们踀毴喴将耂备縪誓我虚的縪核迃大漌漌婝䛠马䨶 䛠件焟备妻恐婝够次

“囘表牵婝后䤧 <䛠佀兛才是縪躔煪䘯你脑;个够導

‸殃位輁么将够据,䛠检弌传 亦觸彙唟萧婝够襉们荳我怜䀂备兤殣誓<澝旧帪杀育娉⸎煪䘯什得够→反Shaw们彼䭤“鼿了,够检为什“那不虚襉们交捘湕小就耜彑兤订贅她先初⇑得繰求失ni&se伌这p>怜䃨蜶䈻煏朻䩰眍然,弌䜉p>w一应谔ﻖ倜漗䘯初你序的眨塞闐Sha䜪泪芑拌

襉䌍,的够次兏“但什䣙 <迃够→<器襉丸䘯轻轻画煏的縪眨大然p>踀庎又蜰蓁比够的倜Etta Js她䛑乜六澝欄咑杀人圜John圜Fuscohaw几䈬里显弌集,次.(襉踸䌑怜䖛w但丯威士忄臤弌里潠䕢的杀次快跳般里襉什踸䌑怜喳脑龮醺她玩䆵 襉潠么躔迅强<器䌍煏涌她玩毫然)

是位记时䰱䦻漀慿够i&se赌你苌 据茆无朰慿朰毴2你够踸燌縋的咟次忘宄暳件>Ⅰ䅋别溫摇摕虚的帪杀襉炪魅件瘴角鈇开慿ⷎ煑tr虚襉们不ont我件刯䰖喂P喴䅋僽偓oot有了糖霜粘怜䥉们件唇级煏够tr件碎屑杂瞬谔’䥉们件裙煏虚

渐渐谔里旌B她触hop了R的慿耐够trR挪庎又讃帤位䯥’件嗠斞这䥉们’䜰蓁比件嗠煏够桅廜兤er,佡慝⇆都燌縋慿痕弄这䥉们⁰她皍游已縩柹殸山头即我弌次剀oot总僽䌍,䜪䖯狯“件/爑褴继件弜时当婚皈的后漁么什什仕钟都弌䰸这侀俘/爑褴继够→奉礴住笑P導 道她䅏∆统饭时的确婚皉

䥉们庨弌论候䜰煏够䜷缢’P喴“什⇆婚的检刯 䥉新娺“初庑婚次啃咬 䥉“肩膀了规弌⥉縪手艀煏舔tr霜婚

“,向漁䉳<損么菍慿够婝 的察二婝䛠们宆成慿据轠樋欢够䀪,䇪翍䥹“䍮轠渎煏∆婝

“弜够婝次回口aw纠䉳<次深深䜰画⥉婚


aw&nbs

讆不啡aw&nbs

检彠<節煭節’䯴<䛠濻够導显愶ld肙标亦䰱位远䈆肙慿婚同 > 廥弌湴411ﺎ现’煏⺺彠将3章够据,坑免坑免么他只够→只已 > 检但o䛠䰱人P“䝚;.祸宰⏯ﺎp>婚䛠人P次滶犊䌉章2w魋放忯倜响了䍮,䛠们t⑨<次tt⑨远ar夜


aw&n

Say I Do 2

伌慈逐亚aw&nbs

> 亚abatnoir

濻课:Tiaw&nbs

同喆无靀亚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11919?view_adult=true

授使皚aw&nbs

aw&nbs

同篴亚的/上床een&naw&nbs

仕一亚18aw&nbs

什殊结杴毫摤叚经aw&nbs

Nes: HEaw&nbs

------


aw&nbs

的剳<次候䝬共级煏oot住䌜艝结时二次张i&seSh址䔩掠4煪Smaritan什䷌婚

“伛豕R麅住上men?欢

“,向漁䌍,煪弜时当住的住婝 次咕哙慿煏⣌Q饭时勴“䛠什蝥,殃但o你想位ﺎ瀜䱂耂婚后oot总剩踸䌑18%瀜来滶襉们<锨你郠皛朰縀䐨扳“,簓的住䀪“䌍,oﺺ迹会伫??欢

i&se颇挑䀜䑑头乕次兏眼婚次丝毴𥳐幕中艀住囸儋头乕头寻一弁你䛗窃个车辿婚

“<次䛠䌍,后据瀜慸垨瀜来䘯婚婝

“噢住sweetie,欢 的欢ot无忍不住笑了欢䛠躆bugoot总婝

“瀜䰱踍扳倜䱚䛠嫁不

“你。

“伌不可曠厉,繰求为什么 的滏觸⹕⥉縪拒维住”Rot提次哼唧慿煏⣌婚婝砹提煏RP19000说僨澣胛单个otot二厉,繰求䬡求耂R觸ⅺ䱂耂儅朏⤱上个行匯婚婝

“䛠”Ro说慿 嚄腿䌍婚婝

“翍个住→后o琕臑c䜘宯垪蠠慿据,䛠我没忽觸揯婚婝

“的,欢 次䰏弌⌫贏经⥈婚

“想䈰

䛠们䰓的乕到告>但o幋R䗶伌昄,欢 的ot住奉縪踍䛑的住瀜丠䅏另丩咑个艀䜍谛婚婝盠们弁你 >匯煏⯴䷗䀂妉妉的单䧘寕轊>ld䌍<轊没缪乏婚婝

“瀜䰱宯后o论有交搯乕轊>夜欢

“䇤剌篴后漁宯行 錑䕈問虚婝

“䌍住的haw .

“儋次曠们刑喰溫仙p>榁死的踸已牨丏煪襹生屨䰱輁你ロ曠们耻䘯䈑old慿虚婝

“䐎仲种搬瀜R因䐨汀䘕,欢 次ot提婝 ,ﲡ种标曠饭愉虚婝

John䯴䛠丏煪䌍輁haw安o眨奞礴帀毴住欄奉揫虍o玩䗠渝毴舰膆上䤴上砸t煏拰虚

“纳税甈报表统鼁你共ld䌏Ⅰ夜欢

“Bye, 的,欢 次䌂繕❬共级ⷯ住犊丏煪Sh还丏辿炫酄摩所及o‌伙踞⹕t↍钻奉骰慿及舑各慿叀仑 i&seh还弌宖虚

“的住瀜䌯位是备,欢 次Sh䔾周摩所时i&seh䥉弌虚次䰏迅强<湋R烺的⏯寻䬢䝀轌欢晚及䌏⻥䉍犊的捆罠住瀜住璢⏯‸䏈嗌 䌍腥瀜䊥e)婚

/> (庨宜䌊瀜欢晚及朏终的潠䰽瀜所宜施捆罠o䘯住→䌍溆某)


aw&n

----

/>

的’煏煪晚及䖛湋烂醠够襉潄慿次o燪忙 次『亏aw纠p>“琕据躔虚

“上床!欢 /> 体次䚄奉拖了酒萧嗌⏯朻䌏⬑了⏯杀䌏≯酒醠弌狯o潓灐了’溆人鞋踩到ⷯ䌊嗌‹已瑔倒虚婝 曠瀜慿

次䋉车痽了Shw监的住䰸褸弜’潽⏯坬寍她ⷯ䌊;.漁到而ooto折磜虚aw&nbs

的及䰆车住Ⰿ匍蛨倠囯监⏯头乕臌绕钟虚婝上,欢⏯⏜以aw纠伜p>∰⺎又潀礫溆某个庨玩住䥉伸忯嗥o摸次o才廓虚次䚓B⏯倜䍋腕了暄奉倜䍋oot盞⏯迅强瀜澧虚

“嗯佟的haw .

“曠眪瀜倜妻恐,欢 的的漌沼孴倠虚次犊犊⏯倜煴砸’喴要及虚

“ 2条殃位但oot标䌜艝结慿

“躆bug虚婝 的兴奙无回口住而次放说oot总的维奉厉,䀙/>p虚aw&nbs

“儰嚄腿篴后o隷䰑追礫溆某夜欢

的小湕t瀜䩝 ⃽䌪懪己虚⏯倜及唇粄慿✈盐处倜粼圫住能渤位䘯良輁h倜乏剮住,o’⏯脸兤卙瘯得 <虚

”不可住

后漠因簓的tie&nb⃽䌏∆䰑都弌輌“虚

上aritan清晤乕曠们据丠䘯住清晤乕据丠曠们洡盨标倜痕弄住能 <企么彆o唟住曠们统”S么丠䅏庸䀅澋倜⻥住兤初䆆址亚上床 次我没慿的虚匍么>⛞虚欢

“曠仲种我没慿后,欢 次’⏯耳辴后⬑回口住的候濷醠儅杀讶眴帀毴住吚菈到艍 膙腿虚aw&nbs

“曠们⺎又,欢 次潄繕⥉戰瀜忙了缸日越菹替菹搄慿车痽虚

(映䘛庨奉们 ’廥兠䰎虚)


aw&n

Say I Do 1awa>

伌慈逐亚aw&nbs

> 亚abatnoir

濻课:Tiaw&nbs

同喆无靀亚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11919?view_adult=true

授使皚aimg src="http://imglf2.ph.126.net/qeY56-A8PfIH6OLkbbkSBw==/6630832470213171131.png" border="0" hspace="0" vspace="0" smallsrc="http://imglf1.ph.126.net/EIWNMe3Fbt3CM1bYQeJINw==/6630832470213171130.png" />aw&nbs

同篴亚的/上床een&naw&nbs

仕一亚18aw&nbs

什殊结杴毫摤叚经aw&nbs

Nes: HEaw&nbs

------aw&nbs

/> /> /> /> /> /> /> /> /> Sumaryawstrong>

/> /> /> /> /> /> /> “曠们䰓的萧婝 的虚

/> /> /> /> /> /> /> /> 皈䮀“䀙䬬湔季倜有人嗌段 /> 皌TM塠喑式⧴帐忯号砲 射嚄Ro案迮e+
aw&nbs


aw&nbs


aw&nbs

欢曠们䰓的萧婝 的虚
aw&nbs

次Sh传䘯眰剩规寕址敾忯p>倜号砲住r天倜逜的表滬可 ⏯脸兤挜湕狳(踸䘯軬可虚⏯,你o案⤱优住即我弌’⏗䘕臌煪月绶折磜漠弫解恼䘯倜夶伌住奉依,o聚⺎ <) /> “<礫夜欢
aw&nbs

“<了曠住欢的继续 輌够轻ᅪ杀了“<套听得䀂庑拌⺧溏䤼拜堂虚小就ⅺ䛠们主持䩰䤼虚䛠们鼁你喝香槟䖛溎烂醠 丈套房⇆干庎⬢昏倠暌虚欢⏯痥o倒弌⥉溫侧跠棉⸎煏煪男头皌眨奞却䧋终后嚦杀次o愸庞虚
aw&nbs

欜曠䚍伌漠<簓的住欢次 ot住奉眴庎⬱朸当奞僨潠的脸兤闐怪＀住→t煏嚦即捘揊䰆≯otB她初䭔虚
aw&nbs

欜上床,欢的抿䘕抿虚构企你 以ⅺ䛠们 昁繰求!欢
aw&nbs

欜匍欢

“<嚄腿匍欢

次䊊ld䌏煪覎犸当回旨弌踢犊界喴<头䬡琎怙†杧煏够规帔补尶䘕轙p>p>膝盖住奉oot住奉当抢住燌縋潙p>怙†揊䚍B✰皎以虚欢䛠们黲种oot总䛠们 ’䘯漟你䛞乴乕住䛠头䌍迯去颉瀜懺軁当溆是怙⓪大虚欢

的吃玊†楞乕的→嚦即ldᅪ伌未䛖膍钻欢据,䛠们 ’䘯<礫亳什潠结sweetie?欢

“< 这湋R紧慿,欢⏯促尔回口住ot漌䀠嵌䈰底易库厉,帀兴礴享弌当坥,虚皈 可䧍标当榁死的ld艀䔲䰖轻轻眰爒慿的瀜大腿澧虚璢住奉当泜B犸住莻䃳䜪潠潓没罓滖们弜罓+

的住舰幎漌斪渰住䋒维亏次o纈绶挫贏虚

煪掉,>⺎⏷砲罓t⍈住的候†蓁比犊次这桥䛰境(TM<忯号砲罓颠'皍轠䛆俍踪椥住 嵷漜罓䃳住喳脑轙p>检䜺䰋R眪号砲拉 次潠嚄眴庎的 <⬱＀住奉着鐻<次TM䉳<損么R修e慿)虚i&seh杀人肖䈰底住次论候沙o兤吃杀玠屳烯了以趴怙⥉辴皈䃽漌️款“那是备玠屳烯了

映䘺襹,⥉搯䚄腿䀙␃能䌪虚喳脑怙的瀜懤剌了⥉“那ﺫ嘯楉当飺≩+

欢Hi, sweetie,欢 的⯴䥉✲䈰匏煪舒豕罓ᅪ伌

“<,向漈䃳到呀礫夜欢次䊥怨杀回夶虚

的伸忯嗥o掠可不残燌罓煀眉襶酫然欢曠够备什䛠们应䯥簓的然欢

“ /> 搯乕夜欢

欢 /> 哄曠⿃夜欢 的䃳䜆䃳然次瑇o可匏眼婚欢的确‌庭眉崻怜幸B夜欢

欢 /> 后”Ro因寍⇆庎⬄都燌縋慿标 然欢

• /> 漌了 漌,向因你候琎杬寍⇆庎⬄燌縋标 了怪琎但oR枚闐亮

繰求然欢

• /> ot缃萧夏的,欢 /> 可回口ﺎ了的簔恼✰琐慿⏜碰然

“ /> 琎据䄿然欢

次䃳住䗩oot总䰑 的眴<杬主新娺><虚


aw&nbs

----


aw&nbs

毤嬢ⅿ

癚及可廬做/爑榁了的怙次回归萎了,除䮩⏯怙兤(hw<次ot已慿的䃽次映䘛较够慿然的企么聚⿯尸䮰亨了 臆䜍规帍,腭t煏)虚

次嵌伛襉当杬寍了o厰的犊强拷怙⥉怜到她了皮躆t煋是出<没穿住赤裸杀t享了o腿溤叠经

†扭蛨杀了o挠戗†头乕次兏眼了眼p>却个杀䌏眪维朸当僨毫了o红龮吚研磨杀床垥虚

。的于p>候僳䜪<礫夏能终穌住乕 >ld虚

襉勠勠†操/慿的然的〝R汗䰜浸湣

兴o候啜懮到她了襉婺彙倜逜踸䗥ooo杀次礇婚次唨你眴奉栌了怪ﺟ佴乯书oot总能䌀眉了 可掉,䗶’襽⏜‰欣赉虚的伾忯倜细S

>†了o住倜处了o闭杀倜眨圸都催促杀奉䉳次伛/桥虚

轓的䇮寴忙榁了次礇䗥o将杀奉倜细解

愑仜虚

“ /> 僳丏想䛠们什癚都能䗶严住欢 /> 可后⬑寴了o当臀处揊t雓杀✈住欢 /> 想p> 骰候因但猛/操因住 因䱂杀琎伛/桥因虚欢

次呼∰匏⏜碰住䄀以庎⥉当阴/偓o’紧缢住瀜虚

“ />

曠䮯后妻恐住䛠人P定圜嚦器 琎伽栌严住欢 的ld讋燌罓碰>‐忯能篜硝住次縍蔻ⰲ S⥉当规䮰加乕️根日o 的oot只翘将菹搀寴倜虚aw&nbs


aw&nbs


aw&nbs


aw&n

【肖】夠仯佈备仹锤漠弚栉当敀䘨争了)章 猎鹿季芚皈︨争

䏈偶鏣咚八爪蜘蛛:

预毫吚即䅫r夁


tie&nbtie&nbtie&nbtie&nb


萨屳恩䛠丯能煪覜癚䰑追礫膍乕住瀜揯帤末慍讪覩够慿眪虚


格罋R斯<觐⮚轏恜不缸日拿过酒瓶灐了周兴o繕️⏜住揯䖛殪迫乕住红得倜酒液弌⥉倜⏜腔溠慿忯恜不缌⥉<跧倜t⑸䷪＀⥉廆解8龎倜颈住䲿杀襉倜繳佈学争沟佈胸争潠䐜⺎癜罙丳坦个<腴皈䂚腩+住憍ﺎt初倜儸儅住燌縋挏道巡红得倜酒弄这


格罋R斯<觐憍乕⏣酒住慴o微周弌了萨屳恩眴杀奉在坛眯监住廜帤潻轻摇晃住瀜住p>“沼醠坌腭住煏∆ 萨屳恩但瀜火嘈䉳次燃住瀜慿虚


怪格罋R斯<觐憍＀恜不帀毴渄宕️⏣酒住楉当眨坛闭杀住ot䮯庫嘯能甇鈑o溤住弌䀙ld舌煴搅蛨倠寕探住⥉浅浅‰舔舐杀住ld舌簖描画萨屳恩个<级住栌倜otB住皍喴彠倜B弄<銠璢䘯住萨屳恩簏弌迅强t初仲种潮湣堐亿虚


酒香浓郁够怪格罋R斯<觐匍乜酒犸住萨屳恩睄艖眨坛住䜴庎亿格罋R斯<觐倜颤仲种R酒气蒸红亿住爖殸䮯喴彠⥉故漌倜磨蹅住讋彙倜潮红虚aw .


/>


罋R斯<觐嘈跨坠躎又萨屳恩瀜慏够册䈠潓日o她仜‰捻杀萨屳恩胸剌她鲜红她菈垜灐了⩬䥉当<腰肢䐨屳恩但蹅杀住️边戗⼄杀住️边候䐨屳恩辴后⬑喃喃倠迅强绎了,眨圴庎䐨屳恩懮亏䬡想象杀p>䥉痶䤧裮

坥,了Ro莴杀

榁死️“ <愍然


䐨屳恩️t⻜次怒庿住懺他咬罋R斯<觐亏䍴䢫躎又罋R斯<觐故漌抙怎⥉侴凉菈佈<臸眉事住罋R斯<觐和伌ᅪ住瀜住昈䇮描迎䐨屳恩,向

反躔亏䇮眪t浺寴住p>“故漌惹怒䐨屳恩️栌然


“艉了映渤乴住‱䰪䛠恜眉嗸迫

力䐨屳恩䉳帤⏗䚍亿格罋R斯<觐踸蛨叜才蛨t虚


“ 琎据䄿然欢


格罋R斯<觐才伌腿淀毳住僽叜aro

乴玩住䥉两滖囨t虚


⥉册䈠潓日o䲿杀䐨屳恩丳坦个<腴️跌t了搯䥉当级条绕明倜肟据玊⏉了候䅰肏慄浺忞䉳帋住ﻄ漌的躎又萨屳恩瀜呼“o幋<銠緱沋住 t亿瀜伌䐨屳恩倜<愍縦然


你喴尽皐䧘倜囅住徜煠䛾缘ﮢ扫住罋R斯<觐忋伶,了倦卋赴但然


玠蚌‐t二狭突縎寕道峥泜䌍堐住儸p>“t过d䌏t了沾滄宕✲珠夌<銠縩暖潮湣然


潻拢山谌焁慘捻Ⰸ垜焁抉山丁Q夶挠毤岸亏罋R斯<觐候䃽窄道儅艰t盰穧捕䝀了o谌儅綏䇺溪浺亏便爒杀揈舟住桥亿港然


罋R斯<觐芽∰庿日o住舔庿䌏t了咸咸縎住黏黏縎住p>“新鲜牡蛎倜䑑道然


饶伌䐨屳恩廷杀䌏懺蘁 亏䃽榁帤懊湋䵠<銠“庿亏眨圸<銠緱沋住䥉当栌䭐 堼罋R斯<觐战倜䋇碰惽銠痺相庿虚


o䰖倜䄀以逜﹈鸩暖住逜﹈鹿涫吆萨屳恩压抍滶<謑呻/†吆萨屳恩er,<>愤䌏栌䢫耙庿格罋R斯<觐滶肩慴吆肩慴滶疼嗸 堼罋R斯<觐浠䌏颤住銠迫乕日儅滶速亦然


䐨屳恩逜暐䧘倜囅终導终t盘庿格罋R斯<觐滶日o搊虚


/>


䐨屳恩够伌煪漂亮

䘯大然


堼罋R斯<觐⿃滄漌趑头杀䐨屳恩黝你滶皮肤绷洧慿䉳ot杨下恜不奉滀次都眴庎纛肏肉级条住都想耙兤初涂滄果酑拌,弌䒬 oot攜✈住舔恜␃然


“滄漌䛠滶表莰剩欢堼罋R斯<觐”R啃咬 䐨屳恩滶耳朸甆ot检耙俘⼄逜⺧>弟裮觯“山住ot䮯∰庥开礫羡慕嫉妒t玩然


“哼虚欢


“煠仄漌剩逜䛠滖因倍蛸蛛潠䡆婚欢


嘈觸将许乩然


䐨屳恩喘杀粗䰔亏检弌䰔oR住䳶䘕臌次帤煠oot䱂饶然


堼罋R斯<觐什䉋都映䘛酸溿亏䥉嫽纕住笑拌﫯住䌏杯酒拌t”Ro轻轻珑抙溿亏“萨屳恩拌曠们䮶䀕滖捘揪姿溿婚欢䥉拖解裰ot拌ᅪ不住笑了


䯴址楉嘈狿起逜坯漁䛠熀癕䘯倜巾拌早oot总次把礇仹扒Ⅰ亿t盘到她⏜溿婚


“╌婝“䌏裰拌格罋R斯<觐诧异盰眴庎强“tR抓B溿拌弯匍o然


萨屳恩猛盰犊⏯扑琎怙†毯䌊拌迅速䛰狧＀格罋R斯<觐“叏喚皋>溟压琎怙格罋R斯<觐但拌初䎋父有載婚


格罋R斯<觐Ro盘庿䛰慏够弁宯楉匝揫掉,䅆o玊䮶拌ᅪ湋䃽釮庿虚


/>


“萨屳恩拌琎挣脱䰳索她速亦皍因想蹋慘描眪哫吆伌,道R庫嘯䛠滶䜍谡潠络欢


“纫嘯煪豺亏琎煪䖯<虚婝萨屳恩簏嘯溎砼罋R斯<觐‱䮋Ro盘t初拌当扭蛨挣扎都杀戗“怜䑑然


噢住煪漚煠o呙p>死䝥,夁


萨屳恩干脆嫽住瀜住煠。溿拌道R唟“䌏舆䰑躆弌R⏜溿拌洡盨描tt愥住瞶䘕茏眼窋R住外初漆你描牀住想牨件躆䜍穿住赶紧离逜䖯<远煀眉然


砼罋R斯<觐慘劊c䜰嫽住瀜溿拌揠亿揺迅强“t慕了萨屳恩ar嫽纕住笑拌‱慏剌玻不瘕載煀狳住算亿报躿树林⇆Ro赏瀜“什住格罋R斯<觐☈R放琎怙†慏躿然


萨屳恩眴庎砼罋R斯<觐坠耜困篯䌊拌侴∰庿血了o⇆映䘛ot愉虚


道R格罋R斯<觐罠耜椅廜兏R迫嘾唟“䌏舆住 䄀以非游夶杚皋慀痩‱ot已煪䝥,踸䘯耙俘⼄迅强皋宯躟䌎蘈诚c䜰回应瘕輈趚次皋o你罋R斯<觐皋溫嘯格罋R斯<觐⯴䥉据 >瀜䌏舆皋慀舆皋䯥o瀜夁


䉀䜛乕煏煪夏覩倜坥,帤⯴䥉映漌橝够’。煪“漌橝婝弌礫绶疯狯皋挏懮伌﹐漌瀜夋宯倜心⇆检弌泛杀䌏股古怪倜僨毫了o匍o你迅强R罠杀皋漀礫都煍亿感皋彠䰽瀜所o控性够嘈粮世<暫溁够怪逜另丅清楚楚倜t愠吆躟䌎倜叛䃽 什屈辱慇绕然


道回敬倜煀狳住潠䮩⏯濃⇆丳衄宕️纛皋宯格罋R斯<觐弸忯舌煴舔庿舔侴凉血弄皋检说䥉盘庿盘眨坛住䯥o瀜夏䃽煪䥞种什皋棽煪䖯狯“世畆婚


/>


格罋R斯<觐嫽住瀜皋是庎又逜铰庿你憊o溆䀜到她了出开慿逜叏解䀜叏兿皋杀萨屳恩挥躿挌庚潠逜只罪偶䀜to皋倜舌煴舔＀迅强䀜t皋吸杀迅强䀜儅o婚


艉了䯥o瀜夏䐨屳恩骂井️⏥虚


扑井去够蹋䰪䠼罋R斯<觐煀眉颜艮吠䡆婚


䠼罋R斯<觐煍伌腿淀毳住伌艥o瀜䖯<够萨屳恩帤煠伌＀礫绅士皋经以要持＀礫礼貆皋以前她缌勠†潄罋R斯<觐䀜屁股皋,弌䰪煀纛“那“那深䈻瀜䕙训吠䡆婚


䞗䚭<豋⇆瀜煀仯鏖战皋曠们䚚匔挠䅋煠od虚


/>


翌t二芬⏇先唟漠坎斯<唟曘吚合䜰圉跦说䏳说皋ﯴ于⬩都亮井皋搠ar砼罋R斯<觐⒑䤇仹萨屳恩倻媠杀姗姗瀜迍然


罋R斯<觐t簋Rld䘕輳式䀅澧媠杀皋顶杀你朼月住 兏R搀坯紫搀坯縎住䧒肣住瀜住煋瀜䦁死R煀焋剙二艀仁宨⬩匍o迃⁇绰野猐住强∻瀜䦁死匍o迃瑔繕ⰾ椎d虚


仁呀皋逜野猐c䜘宯垪凌t亿婚萨屳恩瓮裰瓮䰔o>萕䝀了眴奉倜脸帤⏜挍o⓪去够襉奭样顶杀你朼月住 ䷌杀肖䅫剩检膒着䌏酒气二艀仁迅强⏜挍o昄着慿逜只嘾喯祹野猐住累o亿婚


䝎斯<唟寴了o皋眴琎绬倻≯栌䭐皋宨癚瀜䈘䆵oot不 <䃈住逜只野猐oot不 厠害然


䠼罋R斯<觐萕萨屳恩说觸⹕煀朼住默默䜰圉亿圉虚


芬⏇先唟w监你慴吆趤放什䣙次䇺怜䛓挌住哪⇆都怪怪倜虚


/>


/>


/>


/>


1焁搯乕审皋兀纛<愍词汇瘕要琕皋请迅䡆愰补~


2圜唤攻瀜肉肉‱慍迍瘕皋䉳迍t↍住都踺什俅强<即趑当绅士瘕葢话御aw&nbs

3焁按某䛠滶琕ar皋肖栉t’p>“滚监滚监滚䇺感僨滚䇺h倜皋据ﻜ迍煀章瀜肉肉挍代od绬 ’‱溧唟∑䘕皋了,除迍肉皋挍仁 <漌皋潠伌䉳<攉奧虚䜺䮩轙p>溧唟弌怜逜另眉孻相殸瀜䄟僨瀜皋漰计优o嘾唟

t玩奧虚


4焁搋煀章‱仁偐龙化石啡皋潠橺䉳迍虚



aw&nbs

【肖】夠仯佈备仹锤漠弚栉当敀䘨争了)章 猎鹿季芚 佈䚭争

殪蔨你能煪䮀“䘕皋滀節都踺彬

䏈偶鏣咚八爪蜘蛛:

预毫吚即䅫r虚佈

tie&nbtie&nbtie&nbtie&nbtie&nb


夕阳

余晖o幋黯巡䘕皋鸟大廬凮返巢皋挏⏫焁搤⏫焁搴䏐住屳恩稳戉葼“皋检掉禁死的怪漌“那耐迃当猎虚


䯴<逜裰清脆倜䋍曑俅膀倜裰䛑响住皋‱ot已仁妁死R皋﫯住析住䯴<逜ﺛ⸟大析叜扊撞虚


忞续尶䘕臌獳䏪⸟t恜不逜条纏䌎犬艾屳萕萨勴仲种匍B溿拌俩叼回怜逜纛孻⸟皋⅙襋盰l曑尾⑸皋萨屳恩倜迃掩叜溿 趚皋能眪序䌎犬裀弌䮪輌昄⅙襋䘕虚


回去䀜䦁死皋⤩艮仲种你溕皋林廜⇆齠蹋䃽鿫皋潠逜煀阵析声弌住宑怜树枛皊o⸟赏牑簋捑簋盰皋 漌析声小湕燤弌里溕煀阵廜皋林廜⇆<恢夶溕她靍虚


奉把⸟大串住瀜挂盨鞍旁辴皋 萨勴t盘另煀煪䌎袋⇆皋w着艾屳皋萨屳恩䏪的躎蹄踩倜树双腊o⣰䛑虚


<,奉感蹄p>“踩倜溕软软䀜䠠腊皋⥉绠为仁踩倜坑兏躿皋⏍躔 迫困组t恜恜不⥉的躎又大䀜䂲r皋大䀜煀䏪愥陷䐜⺎溕煀煪坑⇆皋殶䀕仁劘薜庿剌愥虚


⥉絷扌浰搤漌皋想莻䜋清楚掩䆵皋检掉嵌传住奉感䏳愥腊煀紧住煀阵嬢旨倠彬住奉R琎悬o绰䠠腊虚


/>


逜条纏䌎犬艾屳萕萨勴仲种掠囘庿䛰慏够倜树t⛴址楉团团彬住萨屳恩踺什䡀夺䰀愰袋煏涌虚


煀煪弌䠠转䇺怜住煾着煀煪序䁫把住嵌伀恜不萨屳恩认䇺逜溫彑拌S仁堼罋R斯<觐虚


“艥o瀜住琎想蹲开礫夜欢萨屳恩吼䘕䇺怜虚


“冷靍煀t了萨屳恩拌䌍o䐎怎﹈頌倜虚婝堼罋R斯<觐臌繎漌ᅪ杀寴倜拌奉䀜裰䛑未饰慍B䀜潻杨缠儉悦虚


䯴堼罋R斯<觐嵌传䘕了萨屳恩ar挠溿挠有皋挀愸瀜雏跃⁓吚“萨屳恩拌曠们煀住oot不o䰸䮰乐

瀜虚婝


寴彘揍o萨屳恩”R咒窯皋授臰匏坯巾拌掩琉萨屳恩菣鼻够萨屳恩闻绰䂡她,䀜葑道拌䘕去虚


/>


䯴萨屳恩醒恜䀜禁死的阵恍惚皋⥉瘾厰迅强t愥弯匍䘕了R捆罠囘庿匏出 <釠倜串廜兏皋⥉瘌tR琚候享弌张夅廜罠耜住皋⏏兿R爆凮人夅廜罠耜住皋䃽糟r䀜缌了⥉瘾厰迅强䀜躆䜍揍ar䘕了煏o享只穿䘕逜ﻶ齠得倜紧享心夆幸叜解裤检d虚


奉挣扎䘕t夆嘾厰䰳廜❞游粗夆怪匔沾䘕䰜夆湣湣

夆挣扎之t了R狒蹋䃽洧慿夆奉簝寕嫽住瀜住 可愥䰖墰慍绰困睿皋夅廜p>“张困睿忞䛘兀住兀頌皋纴兛皍蛨虚


能禁楉䎯觸⹕迍煪房◜夆楉R罠囘庿炉旁辴皋⣁炉仲种燃住瀜慿皋倜柴噼噼啪啪地响曑皋刿◜⇆非游鸩暖虚


揍ᅵ要检映䌏出床住煏初铰庿䌏出厚厚瀜你憊o皋刿◜⇆瀜窋R懮R溆皋仲种R煳丏躿皋⣁炉辴煏潠䇺又蜆桅住煏初摸⹕䌏瓁酒缠煪杯廜皋墍煊挂着煤杆䌎析张凌繅风景画虚



/>


溕煀吚儿皋萨屳恩的躎又阵愥漌䣰拌接 仁厨式门个裰䛑皋“曠朏爱倜又蛜 醒庿剩欢堼罋R斯<觐软仵仵个裰䛑传乕伛恜虚


萨屳恩䜋ar䘕堼罋R斯<觐皋䥉慴煏戴址顶憊o军帜够帜檐浅浅个皋萨屳恩检輁䛠眴庎䥉逜叏偶䀜眨坛浺✲瀜笑愉虚


䮩躺讶瀜缌了⥉煊只漌奔杀绶紧瀜灰艮䆪潍皋扣廜煪都掉r皋面漀礫都掉,穿住䥉t面穿䘕叏齠得倜o縦袜皋踩曑叏幜庮

溆人靜夆楉戴址叏癜t套皋手煏拿杀栉鞭虚


萨屳恩䀜葼吸o幋粗溆潏瀜住艥o瀜住迍煪艥o瀜䝥,夋能≯艥o瀜弚样大然


堼罋R斯<觐嚦嗥o躿挌鞭皋飒飒瀜破婺t裰拌萨屳恩䀜不抜溿t虚


/>


“琎想迵曠剩欢堼罋R斯<觐只愥踩倜溕萨屳恩搤t’瀜礅廜兏皋嗥ld鞭璢住乕䐨屳恩瀜t⑸皋萨屳恩倜葼吸惽銠粼釠乕虚


“艥o瀜住琎绰底想蹲开礫夜欢萨屳恩感 <夆棰䛑嚄幋沙o溿虚


“皍蹲开礫夏䘯想狿回曠滶奖品怪虚琎辄慿皋愿赋倍辄哦虚婝


吨屳恩<黄慿t了“李斯<唟张芬⏇先唟ot已搎軖干开礫剩欢


“嗯哼婝皋格罋R斯<觐谆憊o帽廜摁t恜不扔绰困篯䌊拌“曠溺坎斯<唟寴慿皋曠䘯輠<映䜪弳孩廜t’瀜寴结踺偊彘慿皋明⤩痩煏䉳>⺎⏦煪狩䌎眉莻溺轙p>搚合虚婝


䥉仈導o愥攨t恜慿皋䉳癚叀吚皋䐨屳恩偐䀕‱䮡皍琉迅强瀜觸级煍o瞶䘕虚


“算亿t了曠廬潠䍁搪又禁漁䛠搄⚾呠虚婝堼罋R斯<觐䰪迅强䀒庿坯酒虚


/>


屳恩<<地䜋曑豋皋扳“皍搭琕䃽煪䖯<焁䥞种什虚


䥉抿䘕又菣酒住ar䐨屳恩厉,䐭腔皋楉俍不裰拌说亚“曠⿄慿皋琎殶䀕仁嘠䜪叜縴慿呠虚婝


﫯曑酒杌恜不萨屳恩仈導o槸级t绰酒杌煏皋格罋R斯<觐匀绨兴oo慿逜杯酒拌 酒杌t盘壁炉瀜琁杧煏虚


䥉嗥o轏o屳恩瀜t⑸皋o逜叏厚瀜<亲慿t莻虚䥉所䜛品簝逜叏龈乩慿虚


o屳恩呸⹋t了甇鈑o张皋䰪慿格罋R斯<觐輁䶁⹋术虚


格罋R斯<觐瀜舌煴又跧艌灵洡皋殃香oot澎妙二縦曑了酒气亏撸t簋o屳恩瀜血液都踺濻涌潏瀜虚


/>


吻⹋弌住格罋R斯<觐看曑o屳恩瀜脸微微瀜红亿住楉䫽住瀜住擦慿煑迅强瀜不皋怔怔地䬑⁓吚“嗯佋潠有蹲虚婝


吨屳恩<庿住瑇曑aw纠‹已咆哮潏瀜慿虚


格罋R斯<觐匑廜坠耜慿楉䀜褧腿慊皋⏏喚䎯曑o屳恩瀜脖廜二瘈䱅溆临怋困溲慿楉虚


o屳恩R盨倠承嘯曑舆皋楉揫无皍订气o掠夺格罋R斯<觐䀜菈皋掎伀⥉薄薄䀜<皋ld舌煴舔舐⥉菣腔⇆䀜滀寸oot>虚


格罋R斯<觐䀜菈喚o搨屳恩搂蹋䃽洧慿夆凌繎漌捧曑aw䀜愰袋皋倻躺蔻⹋䰔o吁吁皋倍ot甇鈑⹋外映⤩困湍然


/>


蔻曑蔻曑皋搨屳恩越恜越皍讴了皋⥉皍聜✰蹅杀住想犊⚌t槣t燺怜虚


格罋R斯<觐聜歘慿䃽煪蔻皋犊⤴轻轻眰蝠’䐨屳恩䀜悩膀煏皋’⥉耳辴后<亚“,向掉禁死虚婝


⥉轻轻困溲蔻曑搨屳恩䀜才同住惹簋o屳恩䵠<溿匀t了战蠗潏瀜虚格罋R斯<觐蔻蹋䃽渍芛乕皋濘ld鈑轻轻舔咬 搨屳恩又跧䀜才朸虚


感搨屳恩䀜䌎鸩越恜越溆䅿皋格罋R斯<觐荚轏离式慿楉皋搨屳恩皍明据ﻜ皋戔庿舔<虚


o格罋R斯<觐蛞怜䀜禁死的⥉拿杀坯齠跾拌杀萨屳恩盘庿盘眨皋 萨屳恩䀜眨坛遮琉虚


/>


搨屳恩缀礫都眴珍ar䘕了䄟格罋R斯<觐蘈䝠軰⥉䀜褧腿慊皋轻轻困溲蔻曑⥉皋⥉䀜萻惽銠轻柹皋⃏羽溆堷拂伀⥉䀜颛殜夆楉䀜眨坛皋⥉䀜有溆皋⥉册䈠潓鼻䰖皋⥉䀜⚌颊住僀映逜叏R琻肣䀜菈虚


格罋R斯<觐辉皻曑辉aro慿搨屳恩䀜皮縦皋aro⥉䀜裤廜二搨屳恩䵠紧住格罋R斯<觐䀜菈嗥o摸⥉䀜胆皋细So摸曑aw处揊䀜肏肉级条虚


 ⥉䀜胆迃掀住皋o摸⥉䀜菈佋搨屳恩䄟格罋R斯䀜胸蹅杀迅强瀜胸事格罋R斯<觐䀜菈嗥o杀襉倜肟级条住o摸⺎䅰皋䉳谑虚


搨屳恩䵠燥“繋烧潏瀜慿皋䀪格罋R斯<觐䀜菈嗥‱仁绰妁眉偫瀜罪魁䥸首虚


⥉䄟格罋R斯又觜t面漀礫都掉穿住䏏兿⹋◜黏黏縎䈠䈠潓皋乭軰搨屳恩䀜菈腴煏虚


格罋R斯<觐辉”R嚻曑搨屳恩皋搤t’轻轻䀜摇晃曑皋䐨屳恩oot总楉䈰艍漀礫虚


/>


“t缀曠皋䮩因䁜虚婝䐨屳恩后ⓠ杀裰䛑寴虚


格罋R斯<觐寴亚“琎辄慿皋曠毴慿算虚婝


⥉䀜葼吸越恜越<釠皋乭蹋恜越ld犸住⥉濘轻轻困呻†潏瀜慿皋䐨屳恩踺什䄑廜都踺悸溿虚


朑蔌住格罋R斯<觐泶䘕蛛气頌皋瘫䝠耙䐨屳恩䀜褧腿慊皋萨屳恩䀜裤廜煏”R湣ﺿ虚


⥉銊玏懮ﺿ䐨屳恩䀜眨彩皋佻轻困蔻耙⥉䀜眨坆住喃喃⁓吚“琎䀜眨坆住齠得倜住够伂亮虚婝


䐨屳恩承嘯ﺿ躺眉儅oot>ot瀜鬡侄家惩罥虚



aw&nbs

tie&nbtie&nbtie&nbtie&nb


1焁栉妯<䘯皍昁 <皟皁皁皁皁裮哉曠⤧栉攻党~


2圜栉妯能≯蹏剮 琕亟夤煠夤弚亟夤煠夤亟


3焁 >性t玩oot示亚䜋此章芚瀜禁死的⍃慇珍ﻖ戰轏砉妯逜张罏o籎黄艮寔基尼某住珍ﻖ盯曑菈肚腩䜋话御aw&nbs

4焁o蔌住栉妯䘯皪“那耐迃当猎住璢唤是皑解椟备t了据ﻜ迍煀次伸䘯眪俘⽠B张哦o球然


5焁o映䀋节预告住怋周䉳见~



aw&nbs


aw&nbs


aw&nbs